翻译:English Big5

罗马书 4

使人得救的信

4:1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

4:2 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
  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


4:3 经上说什么呢?说:
  “亚伯拉罕信神,
   这就算为他的义。
【创世纪 15:6】
4:4 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
4:5 惟有不做工的,
  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
  他的信就算为义


4:6 正如大卫称那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的人是有福的
4:7 他说:
  “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

 4:8 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篇 32:1-2】
4:9 如此看来,
  这福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吗?
  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吗?

  因我们所说,亚伯拉罕的信,就算为他的义

4:10 是怎么算的呢?
  是在他受割礼的时候呢?
  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呢?

  不是在受割礼的时候,乃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


4:11 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
  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
  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
  使他们也算为义


4:12 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
  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
  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

4:13 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和他后裔必得承受世界,
  不是因律法,
  乃是因信而得的义。

4:14 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
  信就归于虚空,应许也就废弃了。

4:15 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或作“叫人受刑的”);
  哪里没有律法,哪里就没有过犯。

4:16 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
  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
  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

4:17 亚伯拉罕所信的,
  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
  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
  如经上所记:
  “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
【创世纪 17:4】
4:18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
  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
  正如先前所说:
  “你的后裔将要如此。
【创世纪 15:5】
4:19 他将近百岁的时候,
  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
  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
  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

4:20 并且仰望神的应许,
  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
  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

4:21 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4:22 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
4:23 “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
4:24 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
  就是我们这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

4:25 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
  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
  (或作“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
      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


问题讨论

如何解释【罗马书 4:2-3】【雅各书 2:21-24】间的冲突?
第5节里的“罪人”指的是谁?
义是像工资那样靠做工挣来的吗?
圣经里把“作工”与“信”是不是当作一回事?
人能够“信”而无行吗?
要因信称义是不是说人必须“信”而不是靠做工来挣得这种义?
第6-8节 称在行为以外的信为义是什么意思?
第9-15节 亚伯拉罕是在受割礼之前还是受割礼之后被算为义的?
基督徒因信称义是在受洗之前还是受洗之后?
我们能不能说用水受洗这个记号是我们还没有受洗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
那些属乎律法的人是因信称义的后嗣吗?
第16-17节 “因此就属乎恩”是什么意思?
你是亚伯拉罕的后嗣吗?
第18-25节 例举亚伯拉罕的信的特征,如何将这些应用在基督徒的信里?

注释

信生义

罗马书 4:1-3 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体得了什么呢?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经上说什么呢?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创世纪 15:6】

有些人在这里看到保罗与雅各之间的矛盾,雅各写到:“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吗?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这就应验经上所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他又得称为神的朋友。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雅各书 2:21-24】但雅各说的是这样一种情形:人只是声称信,但却不把他们的信行出来,表明他们的信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并不是能够使人得救的那种信,关于这种人雅各说:“我的弟兄们,若有人说自己有信心,却没有行为,有什么益处呢?这信心能救他吗?”【雅各书 2:14】雅各是在说使人得救的信是付之于应用的信。

与此相比,保罗不是在说那个问题,而是在说得救不是靠行为,而是靠信。他在别处也肯定了事实上使人得救的信会产生出善行,那正是雅各所讲的。但使人称义的不是善行。再考虑这里所引的创世纪的两段。雅各和保罗都引用了【创世纪 15:6】,其中亚伯拉罕被称为义。但雅各提到的把以撒献上为祭,直到创世纪第二十二章才发生。因此亚伯拉罕是在他实际显示出他的信之前就被称为义了。把以撒献上为祭显示出他的信的质量,神已经预言他有这样的信,神的预言在亚伯拉罕把他的信付之于应用的时候得到了证实。

因此,雅各所作的结论:“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不应被理解成靠行为称义,而是一个人是靠付之于应用的信称义,而不只是说说而已的信,没有照着信去做的愿望。或如马丁路得所说:“人称义单凭着信,但不是单单的信。(Man is justified by faith alone, but not by a which which is alone.)”因此,虽然得救不是靠做工,但做工不可避免地会随着使人得救的信而来。


不要靠做工得救

罗马书 4:4-5 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惟有不做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

如果你做工,你就挣得工价;你有权得到报酬;你的雇主有义务给你付工钱。但靠信耶稣基督得救不是那样。你得救不是靠做工挣来的。你得救是凭着信像接受礼物一样得到的,这不取决于你做什么,而只取决于你的信。

虽然在我们因信得救之后,神有工作让我们做,但这些工作不是得救的条件。基督徒做工不是为了从神的忿怒里得救。“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他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他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他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提多书 3:4-5】这与有些教派把做工加在得救的条件里形成对比。比如,有些说一个人必须在水里受洗才能得救。类似地,有些把做工当作维持得救的状态的条件——这也同样。因为不是所有“基督徒”都接受了得救是因着信而得来的礼物这个概念,而认为得救是因他们的善行或参与仪式而得来的奖赏。保罗写到:“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 2:8-9】

神不是使好人称义。因为好人不需要称义。但神是使恶人称义。而我们所有人都属这一类,虽然也许很少人承认这个事实。当恶人信主耶稣基督时,他们就像接受一件白白得来的礼物一样在神面前称义,这个礼物不是他们挣来的。


神在行为以外算人为义

罗马书 4:6-8 正如大卫称那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的人是有福的。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主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篇 32:1-2】

诗篇第三十二章接下来说:“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细拉)我向你陈明我的罪,不隐瞒我的恶。我说:‘我要向耶和华承认我的过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恶。(细拉)”【诗篇 32:3-5】

通过信基督,神算人为义,不再记念他们所做的。这引自诗篇第三十二章,这章诗篇与他所写的诗篇第五十一章很相像,第五十一章是“大卫与拔示巴同室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作这诗,”【诗篇 51:1】大卫不但犯了通奸罪,他还谋杀了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他所说的“其过”和“其罪”指的正是这样的事,主将永远不向他追究这些事。想一想你自己一生中所发生的事,你所做的那些主将向你追讨的坏事。而现在你若信主耶稣,神就永远不再向你追究所有的这些事。“我要宽恕他们的不义,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愆。”【希伯来书 8:12】


义不是由礼仪得来的

罗马书 4:9-12 如此看来,这福是单加给那受割礼的人吗?不也是加给那未受割礼的人吗?因我们所说,亚伯拉罕的信,就算为他的义。是怎么算的呢?是在他受割礼的时候呢?是在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呢?不是在受割礼的时候,乃是在未受割礼的时候。并且他受了割礼的记号,作他未受割礼的时候因信称义的印证,叫他作一切未受割礼而信之人的父,使他们也算为义;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按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而信之踪迹去行的人。

问亚伯拉罕在神算他为义的时候是不是犹太人似乎就好像问教皇是不是天主教徒。但事实上当神在【创世纪 15:6】算亚伯拉罕为义的时候,亚伯拉罕是外邦人。因此就亚伯拉罕作为称义的榜样来说,犹太人并不特别地优于外邦人。因为他得以在神面前称义是单单靠着信,而不是凭着割礼,这在早期基督教中曾有争议,因为推行犹太教的人试图使他们墨守律法的教义渗透到基督徒中。

犹太人受割礼所标志的很像基督徒受洗所标志的。虽然两者对人的得救状态都没有作用,这些是一个人的归属的外在标志。就像亚伯拉罕是在接受这个印记之先就因着信被称为义一样,基督徒也是在水里受洗之前单单因着信称义。因为得救单是靠着信,而不是靠我们所做的善工。

亚伯拉罕即是犹太信徒属灵的父,也是外邦人信徒属灵的父。他树立了单靠信而得救的先例。第十二节与耶稣对法利赛人的回答很一致:“他们说:‘我们的父就是亚伯拉罕。’耶稣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我将在神那里所听见的真理告诉了你们,现在你们却想要杀我。这不是亚伯拉罕所行的事。’”【约翰福音 8:39-40】他接着告诉他们:“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你们父的私欲,你们偏要行。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翰福音 8:44】就如保罗在前面所讲的:“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罗马书 2:29a】今天自称是“犹太人”的其实很少真是犹太人,更不用说假称是神的子民的穆斯林,他们其实更像他们的父魔鬼。但这也是对那些虽为基督徒,把耶稣称为主,但却没有愿望要按他所说的去做的人的一个警告。


因信而来的应许

罗马书 4:13-15 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和他后裔必得承受世界,不是因律法,乃是因信而得的义。若是属乎律法的人才得为后嗣,信就归于虚空,应许也就废弃了。因为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或作“叫人受刑的”);哪里没有律法,哪里就没有过犯。

耶稣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马太福音 5:5】这也由义人最终将归于主而得到证实:“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示录 5:9b-10】这应许的一部分就是义人将在地上执掌王权,耶稣也在他的寓言里多次暗示到这一点,比如在【路加福音 19:11-27】里十锭银子的寓言。

信是关键。那些把拯救说成是取决于仪式或遵从条例和规则的人贬低了信的价值。婴儿受洗当然属于这一类,因为那些人要么错误地以为由基督徒父母生的孩子会自然地得救,要么错误地认为在水里受洗可以使人得救。而这两种概念都没有把婴儿的信考虑进去。

律法是惹动忿怒的,因为律法不但带来责任,同时也带来试探。保罗在后面写到:“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律法是罪吗?断乎不是!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为罪。非律法说:‘不可起贪心,’我就不知何为贪心。然而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叫诸般的贪心在我里头发动;因为没有律法罪是死的。我以前没有律法是活着的;但是诫命来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来叫人活的诫命,反倒叫我死;因为罪趁着机会,就借着诫命引诱我,并且杀了我。”【罗马书 7:7-11】

如果没有律法也就无所谓犯法,因为“犯法”中的“犯”指的是越过了某个界限,而这个界限正是由律法所设立的。但记住我们都在心里有一个由良心立定的律法。(“没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这是显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们心里,他们是非之心同作见证,并且他们的思念互相较量,或以为是,或以为非。”【罗马书 2:14-15】)但假如没有律法,那么就无所谓犯法。但随着律法的引进,无论是由良心还是写下来的律法,接踵而至的是忿怒而不是拯救。因此拯救不能来自律法。


效法亚伯拉罕的信

罗马书 4:16-17 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他在主面前作我们世人的父。如经上所记:“我已经立你作多国的父。”【创世纪 17:4】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以弗所书 2:8a】“属乎恩”指的是神拯救的方式。“本乎信”是神拯救的机制。如果神恩慈地提供拯救,那么拯救就不能取决于一个人的表现;也不能取决于一个人是不是遵从条例和规则。

关于“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记住他已经说明不信的犹太人不能得救。“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罗马书 2:28】因此保罗在【罗马书 4:16】里指的不是所有的犹太人,而是信主的犹太人。而且他接下来把信主的外邦人也包括进去。保罗在别处写到:“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拉太书 3:28-29】

关于神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他将举亚伯拉罕的信作为一个例子。但这些是使人得救的信的特征——相信神能够使死人复活,并且满怀信心地相信我们尚未见到的事。


信神,尽管所遭遇的

罗马书 4:18-19 他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就得以作多国的父,正如先前所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

基督徒的盼望指的是,基于神的应许,对将我们相信要发生的事的期盼的感觉,尽管与之相反的遭遇。然而对于亚伯拉罕来讲,他对应许的理解随着他的信的曾长而加深。开始,他不懂关于他的妻子将要生一个儿子的应许。结果撒拉建议他通过他的女仆夏甲生一个儿子,这在很久以后带来了阿拉伯和以色列间的冲突。但在创世纪第十七章里,“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的妻子撒莱不可再叫撒莱,她的名要叫撒拉。我必赐福给她,也要使你从她得一个儿子。我要赐福给她,她也要作多国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从她而出。’亚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吗?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吗?’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后裔永远的约。’”【创世纪 17:15-19】

因此我们看到,亚伯拉罕的信里不是绝无疑惑的,但最后他还是相信神。同样,基督徒应该寻求理解神的应许,不要徊避其含意。


使人得救的信满心相信神的应许

罗马书 4:20-21 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

“疑惑”译自希腊文“διακρινω”。这个词还用在,比如:“因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雅各书 1:6b】在亚伯拉罕对应许的理解和启示增长的时候,他没有疑惑。使人得救的信是完全相信神能够做到他所应许的。我们看到几年之后,当神考验他把他的儿子献上为祭的时候,这种信的应用。然而亚伯拉罕对神的信是如此的坚固,他知道他不会失去他的儿子。因为神保证以撒将有后裔。因此我们在希伯来书中读到:“亚伯拉罕因着信,被试验的时候,就把以撒献上。这便是那欢喜领受应许的将自己独生的儿子献上。论到这儿子,曾有话说:‘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他以为神还能叫人从死里复活,他也仿佛从死中得回他的儿子来。”【希伯来书 11:17-19】与之相反,以色列人因为不信,没有能够进入应许之地,因为怕巨人(和合本里把希伯来文中“נפיל”一词按发音译成“利乏音人”,这个词的意思是“巨人”)。“这样看来,他们不能进入安息是因为不信的缘故了。”【希伯来书 3:19】

使人得救的信尽管在与所遭遇的相反时仍然相信神。完全地相信不但能改变一个人的生命,而且能改变那些听这个人传道的人的生命。“满心相信”译自希腊文“πληροφορεω”一词,同一希腊词还可见于:“惟有主站在我旁边,加给我力量,使福音被我尽都传明,”【提摩太后书 4:17a】还有一个相关的词“πληροφορια”(深深的信)用于:“因为我们的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权能和圣灵,并充足的信心,”【帖撒罗尼迦前书 1:5】正如满心相信表露出深深的信,那些满心相信真理的人说话时充满信心。“但我们既有信心,正如经上记着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哥林多后书 4:13】


不是单为亚伯拉罕,也是为所有的基督徒

罗马书 4:22-25 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创世纪 15:6】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这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或作“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

“所以”的原因是什么呢?算为他的义的原因是他的信,他的信由他满心相信表现出来,他坚信神能做到神向他应许的事。但再次注意到他被算为义(【创世纪 15:6】)发生在他的信得以表现出来的很久以前。信在行为之外使人得救。(“在行为以外蒙神算为义”【罗马书 4:6b】)然而在此之后,信将从一个人的生活表现出来。

至于这个应许是对所有信的人,而不是只为亚伯拉罕作的,保罗一开始似乎与他在加拉太书里所写的矛盾:“所应许的原是向亚伯拉罕和他子孙说的。神并不是说‘众子孙’,指着许多人,乃是说‘你那一个子孙’,指着一个人,就是基督。”【加拉太书 3:16】但他在那里接着说:“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拉太书 3:29】因此,神对亚伯拉罕所作的应,适用于在基督里的每一个人。

注意到保罗提到基督的复活,这件事在圣经里每当讲福音的时候总要提到。基督的复活是福音可以用于法庭的证据。“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哥林多前书 15:3-4】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