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nglish 中文 Big5

对观福音关于受审

公会的审判

马太福音 26:59-68
59 祭司长和全公会寻找假见证控告耶稣,要治死他。
60 虽有好些人来作假见证,总得不着实据。
  末后有两个人前来说:

61 “这个人曾说:‘我能拆毁神的殿,三日内又建造起来。’”
62 大祭司就站起来,对耶稣说:
  “你什么都不回答吗?这些人作见证告你的是什么呢?”

63 耶稣却不言语。
  大祭司对他说:
  “我指着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神的儿子基督不是?”

64 耶稣对他说:
  “你说的是。
  然而我告诉你们,后来你们要看见人子,
  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65 大祭司就撕开衣服说:
  “他说了僭妄的话,我们何必再用见证人呢?
  这僭妄的话,现在你们都听见了。

66 你们的意见如何?”
  他们回答说:“他是该死的。”

67 他们就吐唾沫在他脸上,用拳头打他。也有用手掌打他的,说:
68 “基督啊,你是先知,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

注释

公会在耶稣被捕之后才寻找证据这个事实表明这不是仔细计划的,而是出于肉身的冲动。因为在正常情况下,人要先犯了罪,然后才被逮捕。但这里耶稣在还没有对他有任何指控时就被逮捕。关于这两个假证人声称耶稣曾说:“我能拆毁神的殿,三日内又建造起来。”这不是他的原话。他的原话的唯一记录可见于约翰福音:

“耶稣回答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犹太人便说:‘这殿是四十六年才造成的,你三日内就再建立起来吗?’但耶稣这话是以他的身体为殿。”【约翰福音 2:19-21】

他的话被曲解了。这句话应该被理解为:“如果你们拆毁我身体的这殿,我要在三日内再建立起来。”他没有说他自己去拆毁人手建造的殿。他也没有说他要重新建造,而是说:“再建立起来”(“εγειρω”),说的是他从死里复活。

这种曲解在编造诬陷自己的宗教敌人的罪名时很常见。我曾看到这发生在别人身上,有人对他们自己的某个神学观点很教条,就偷换概念,使他们对手的观点魔鬼化,故意或随意地曲解对手所写的,为给他们定罪找借口。(比如,见谋杀瑟维特。)

很清楚,耶稣没有犯任何当死的罪。那么为什么要审判他呢?很简单,因为他羞辱了机构化的宗教领袖。在历史上,宗教领袖们,甚至圣经之后的基督教里的宗教领袖们,往往诬告那些羞辱了他们的人,给这样的人编造出罪名来,以便惩罚他们,甚至置他们于死地。特别注意到这些宗教领袖在羞辱基督时的狂热,殴打他,嘲弄他。他们对人格甚至没有表现出一点起码的尊重。今天与之最相近的要数伊斯兰的领袖对基督徒和那些在他们的权柄之下的人所表现出的残暴的蔑视,比如苏丹的伊斯兰政府对大批基督徒的屠杀。

这里我们还看到耶稣公开地表示他是基督。这个事实不再被隐藏。大祭司撕开他的衣服,宣告神因此受到了亵渎。后来在钉十字架时,神也是撕开了他自己的衣服,因他的儿子谋杀,神被亵渎,他把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撕为两半,但这也打开了直接通往神的一条路,不再被幔子阻挡。


彼拉多的审判

路加福音 23:1-3
1 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
2 就告他说:“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该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
3 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

马可福音 15:3-5
3 祭司长告他许多的事。
4 彼拉多又问他说:“你看,他们告你这么多的事,你什么都不回答吗?”
5 耶稣仍不回答,以致彼拉多觉得希奇。

路加福音 23:4-7
4 彼拉多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这人有什么罪来。”
5 但他们越发极力地说:“他煽惑百姓,在犹太遍地传道,从加利利起,直到这里了。”
6 彼拉多一听见,就问这人是加利利人吗?
7 既晓得耶稣属希律所管,就把他送到希律那里去。那时希律正在耶路撒冷。

注释

耶稣其实并没有反对纳税。这是他们在曲解他的意思。因为耶稣只是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 【马可福音 12:17】然而,他事实上是犹太人的王。这不是说该撒不是合法的王。但耶稣是万王之王。当然他们所做的无非是想找一个让彼拉多觉得站得住脚的罪名来告耶稣。

有意思的是,到目前为止,彼拉多甚至认为耶稣关于他是犹太人的王的立场都不足以给他定罪。他很可能只是把他当作一个幻想家——一个信教的人,只是与宗教领袖们有某些神学上的分歧。彼拉多的确做出两次努力,试图在这件事上洗他的手。我不认为这是出于他对耶稣的同情,而是耽心耶稣在众人中的影响力,不愿意让罗马政府(也就是他自己)不必要地为耶稣的死承担责任,给他所管辖的省带来更多的混乱。因为就连这些领袖们都向他报告说:“他煽惑百姓,在犹太遍地传道。”今天,当面对基督的死这个问题时,犹太人事实上把罪推到罗马人身上,在这件事上洗他们自己的手,我想彼拉多当时看到了宗教领袖们的这个企图。所以他开始把耶稣当作别人的责任,也就是希律安提帕的责任。


希律的审判

路加福音 23:8-12
8 希律看见耶稣,就很欢喜。因为听见过他的事,久已想要见他。并且指望看他行一件神迹。
9 于是问他许多的话,耶稣却一言不答。
10 祭司长和文士,都站着极力地告他。
11 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视耶稣,戏弄他,给他穿上华丽衣服,把他送回彼拉多那里去。
12 从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

注释

希律安提帕是在耶稣出生时作王的大希律王的儿子。希律安提帕是一个醉心于娱乐的人。他以前曾在一个钩引他的舞女的要求下砍了施洗约翰的头。在这里希律想以看到神迹来取乐。要当心从一个教会跑到另一个教会去寻求娱乐。有些人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指望看到一个神迹。他们不是在寻求主。他们只是在寻求一个经历。希律就是这样一个人。最终这种人会与给圣经的基督定罪的宗教领袖一道奚落和嘲弄他。

还要注意到在这两个审判中耶稣是多么的沉默。因为经上写到:“你不要说话给愚昧人听,因他必藐视你智慧的言语。” 【箴言 23:9】

基督(还有基督徒)有使他的敌人联合起来反对他的效果。注意到这里希律和彼拉多以前彼此有仇。但现在他们有了共同的敌人。很多非基督徒彼此之间有仇。但在反对基督教时,他们往往联合起来。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容让和多元化哲学发展的时代,然而就如那个建造巴别塔的时代一样,这未必是一个健康的事。如我们在启示录里所读到的,基督徒在末日里将成为替罪羊,就像基督那样。


犹太暴民的审判

路加福音 23:13-25
13 彼拉多传齐了祭司长和官府,并百姓,
14 就对他们说:“你们解这人到我这里,说他是诱惑百姓的。看哪,我也曾将你们告他的事,在你们面前审问他,并没有查出他什么罪来。
15 就是希律也是如此,所以把他送回来。可见他没有作什么该死的事。
16 故此,我要责打他,把他释放了。(有古卷在此有
17 “每逢这节期巡抚必须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

18 众人却一齐喊着说:“除掉这个人,释放巴拉巴给我们。”
19 这巴拉巴是因在城里作乱杀人下在监里的。
20 彼拉多愿意释放耶稣,就又劝解他们。
21 无奈他们喊着说:“钉他十字架!钉他十字架!”
22 彼拉多第三次对他们说:“为什么呢?这人作了什么恶事呢?我并没有查出他什么该死的罪来。所以我要责打他,把他释放了。”
23 他们大声催逼彼拉多,求他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他们的声音就得了胜。
24 彼拉多这才照他们所求的定案。
25 把他们所求的那作乱杀人下在监里的释放了,把耶稣交给他们,任凭他们的意思行。

更多的材料:

马太福音 27:19
19 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

马太福音 27:24-25
24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25 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马可福音 15:7-8
7 有一个人名叫巴拉巴,和作乱的人一同捆绑。他们作乱的时候,曾杀过人。
8 众人上去求巡抚,照常例给他们办。

注释

在逾越节上施放一个囚犯是彼拉多的惯例。事实上在马可福音里记录到:“众人上去求巡抚,照常例给他们办。”【马可福音 15:8】路加福音记录说:“每逢这节期巡抚必须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路加福音 23:17】因此彼拉多想靠把这件事交在众人的手里来洗自己的手。虽然这并不真正使他摆脱他在这件事上的责任。但无论如何,他至少做出试图要施放耶稣的姿态。我想,也许就像犹大对事情的结果感到吃惊一样,事情的结果也出乎彼拉多的预料。因为他以为耶稣是一个受众人欢迎的人物,而且众人当然会在耶稣与杀人犯之间选择耶稣。即使他们像希律那样嘲弄,他们也最多把他当作傻瓜,但不应该比杀人犯更该判死罪。而且我们有彼拉多的妻子在这件事上的见证。如果彼拉多想与他的妻子把关系搞好的话,他也必须放耶稣走。(谁说那时女人不参政。)

神应许了这个情形也许是要进一步地为基督的死的目的提供一个比喻。让我们把巴拉巴与基督作对比。比如,“巴拉巴”这个名字就是“父亲的一个儿子”的意思。

巴拉巴
耶稣基督
“父亲的一个儿子” “天父的儿子”
作乱杀人 被诬告煽动作乱
众人和宗教领袖的选择 被人所弃绝

看待巴拉巴有两种方法。其一就是把他看作是罪人的代表,基督替他死了。另一种看他的方法就是他有点像敌基督的。他代表世界在他与基督之间所选择的那种人。

“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马太福音 27:25】 这种表达方式在犹太人中并不罕见。保罗在尽了他对犹太人事奉的责任,却遭到拒绝之后,经上写到:“他们既抗拒,毁谤,保罗就抖着衣裳说:‘你们的罪归到你们自己头上(“罪”原文作“血”),与我无干(原文作“我却干净”)。从今以后,我要往外邦人那里去。’”【使徒行传 18:6】“归到我们的子孙身上”不是说让他们的子孙为耶稣的死负责。因为人不能为他们没有任何控制的事负责。他们所提议的是如果他们错了,那么他们的子孙会经历这样一个错误决定的后果。当然很多子孙今天会说:“嘿!我可没有做那个决定。”但罪的后果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很多代。

“他的血归到我们身上”的意思当然是为某个人的死负责。但看待这个说法还有另一种方法。因为,“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以弗所书 1:7】 “按着律法,凡物差不多都是用血洁净的,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来书 9:22】被赎的人可以说是他们“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启示录 7:14】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其实就是想要基督的血在我们身上!正像我们有一个巴拉巴和基督之间的对比一样,我们也有一个当时说:“他的血归到我们身上”的犹太人和说:“他的血归到我们身上”的基督徒之间的对比。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