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English GB

羅馬書 5:12-21

原罪

5:12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
  于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

5:13 沒有律法之先,罪已經在世上﹔
  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

5:14 然而從亞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
  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
  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預像。

5:15 只是過犯不如恩賜,
  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
  何況神的恩典,
  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
  豈不更加倍地臨到眾人嗎?

5:16 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
  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
  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

5:17 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
  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
  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

5:18 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
  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

5:19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
  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5:20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
  只是罪在哪媗膃h,恩典就更顯多了。

5:21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
  照樣,恩典也借著義作王
  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


問題討論

死臨到眾人是因為亞當犯了罪,還是因為每個人都犯了罪?
眾人都有罪是因為亞當的過犯,還是因為每個人的過犯?(對比第12節和第15節)
“罪”到底是什麼?是件東西嗎?是行動嗎?是態度嗎?是這其中的某些嗎?還是所有這些?
在律法之前,亞當之後,人能夠像亞當那樣犯罪嗎?
現在呢?
義的恩賜與過犯有什麼不同?
亞當的罪所帶來的結果與基督的死所帶來的結果有哪些不同?
外添律法有什麼益處?
你現在就是義人呢,還是說那是要發生在將來的事?

注釋

靈堛漲漱`通過罪性而來

羅馬書 5:12 這就如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于是死就臨到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

保羅在此描述的是罪是如何成為我們本性的一部分的。罪,作為一個本質,是注射到人的本性堙A通過肉身傳播的。注意到在羅馬書第七章婸”鼽o與罪性(“σαρξ”=“肉身”)間的聯系:“既是這樣,就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媕Y的罪做的。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 7:17-18】因此,我將把羅馬書第五章的這一段堛滿孛o”這個詞理解成罪性。

每個人在靈埵熙ㄛO因為服從了他罪性的欲望。因此以弗所書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欲,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以弗所書 2:1-3】注意到靈堛漲漫M相應的行為的關聯。

人在靈埵漱ㄛO因為他們生來就是有罪的,而是“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馬書 3:23】,保羅此前已經在羅馬書婸〝了這個事實,因此不需要再重復。事實上【羅馬書 5:12】節的一開始是“δια τουτο”,意思是“因此,所以”。他是在從已經講過的得出結論,因此在理解這一節時不能忽視他在前面對這件事的論述。


罪性,人的本性

羅馬書 5:13-14 沒有律法之先,罪(罪性)已經在世上﹔但沒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從亞當到摩西,(靈堛滿^死就作了王,連那些不與亞當犯一樣罪過的,也在他的權下。亞當乃是那以後要來之人的預像。

在我看來,這堛熒N思首先是說罪性不是由律法引進的,而罪性是人本性的一部分,因此先于律法。他說到這個事實的原因是要說明問題不在于律法。從古至今,都有人想靠立法來解決世界上罪的問題。但如果歷史告訴了我們什麼,它告訴我們罪是如此地根深蒂固,不能靠法律條例來根除。

的確,如果沒有律法,就不能給人定罪,盡管他們順從了他們的罪性。因為他們沒有違犯任何事。但記住保羅已經指出的:“(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他們心堙A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証,并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 2:14-15】因此,我們發現整個社會一般會同意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因為人的本性也有一個良心,我們都將要對其負責。

因此,即使在律法被寫下之先,人就在靈埵漱F,因為他們要麼因順從了他們的罪性,要麼就沒有行該行的善,所以做了他們知道不對的事。亞當有律法。他分明知道神的誡命。但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并不需明確的誡命。因此所有順從他們罪性的欲望的人都是有罪的。


過犯不如恩賜

羅馬書 5:15-16 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在靈堙^,何況神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地臨到眾人嗎?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

使亞當的後裔被定罪的這個罪,這個過犯就是他的罪性通過肉身被一代代地延續下來。事實上《新國際版》在新約所出現的“罪性”(sinful nature)一詞都是從希臘文的“σαρξ”一詞翻過來的,這個詞在別的地方被翻譯成“肉身”(flesh)。雖然我們不是生來就有罪的,但我們生來就有罪性。當人順從于他的罪性時,他就要被定罪。從這種意義上來講,可以說一個人的罪使所有人都被定罪。

對于人們所謂的“原罪”,有很多錯誤的概念。有人曾一板一眼地告訴我:“按人的話來說,神是不公的。”但給人寫的聖經說:“神既是公義的”【帖撒羅尼迦後書 1:6a】因此,“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申命記 24:16】“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們尋出許多巧計。”【傳道書 7:29】這是罪性的結果。

有些人錯誤地把【羅馬書 5:15】理解成恩賜與過犯一樣,而這一節是說恩賜與過犯不同。因此,過分地類比這兩者是危險的。保羅只是在指出亞當是罪人的始祖,而基督是義人的始祖。


死作王與生命作王

羅馬書 5:17 若因一人的過犯,屬靈的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

屬靈的死作王在于選擇,如保羅在後面寫到:“所以,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欲。”【羅馬書 6:12】但如我們在【以弗所書 2:1-3】看到的那樣,死是通過我們的罪性作的王,亞當是他的後裔罪性的始祖。“作王”本身意味著選擇,因為順從于一個人的統治者在于選擇。但罪性驅使我們順從。

類似地,當一個人由神生時,新的本質就驅使我們做正確的事。“我必將我的靈放在你們堶情A使你們順從我的律例,謹守遵行我的典章。你們必住在我所賜給你們列祖之地。你們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們的神。”【以西結書 36:27-28】而且,“我們若能忍耐,也必和他一同作王﹔”【提摩太後書 2:12a】關于聖徒經上寫到:“又叫他們成為國民,作祭司,歸于神。在地上執掌王權。”【啟示錄 5:10】


亞當與基督行為的最終結果

羅馬書 5:18-19 如此說來,因一次的過犯,眾人都被定罪﹔照樣,因一次的義行,眾人也就被稱義,得生命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保羅在這塈漇雃h概念壓縮在一起,也就是說,亞當的罪最後導致他所有的後裔被定罪。但他在前面所講的,說明了在這堜珙椏云滿A也就是說:

亞當的罪
導致
人類的一個墮落的本質
導致
人們犯罪
導致
被定罪

但他在這堨u指出兩個端點,說的是最終的結果,而不是達到那個結果過程。

有些基督教教派所持的奧古斯丁的異端來自對這幾節的誤解。他們認為,神要讓人為不由他們控制的事負責。在這堙A他們聲稱神要讓孩子為他們父親,也就是亞當,所犯的罪負責。但聖經明確地說神是公義的,而且“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申命記 24:16】因此,他們這樣解釋聖經是不符合聖經的。

典型的開爾文論者,比如約翰﹒吉爾(John Gill),持奧古斯丁的理論。注意他是如何解釋這幾節的:“雖然亞當的後裔是習慣性的罪人,也就是說,從亞當得到敗壞的本質,但這堣ㄛO這個意思﹔他們有罪是因為亞當的罪被歸到他們身上﹔因為他們之所以被算作罪人是因為另一個人在他們尚不存在時的不順從﹔這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歸于他們,因為他被認為是他們的頭和代表,他們被算在他堶情A因此在他堶悼リF罪。

這樣,這些人認為神讓人為他們沒有做的錯事負責,對他們沒有任何控制的事,對那些在他們尚未出生時發生的事負責。這不是公義。這是偏見。這是不公。因此這種觀點是違背聖經,違反基督的。


律法使過犯顯多

羅馬書 5:20-21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過犯顯多﹔只是罪在哪媗膃h,恩典就更顯多了。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樣,恩典也借著義作王,叫人因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生。

保羅後來在第七章堨峊L自己的經歷描寫了律法是如何使過犯顯多的。“我以前沒有律法是活著的﹔但是誡命來到,罪又活了,我就死了。那本來叫人活的誡命,反倒叫我死﹔因為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引誘我,并且殺了我。”【羅馬書 7:9-11】比如,“只是非因律法,我就不知何為罪。非律法說:‘不可起貪心,’我就不知何為貪心。然而罪趁著機會,就借著誡命叫諸般的貪心在我媕Y發動﹔因為沒有律法罪是死的。”【羅馬書 7:7b-8】

但如果律法雖然本身是好的,卻使我們的肉身去犯罪,為什麼要引進律法呢?引進律法是要使人認識到自己需要得救。我們都需要認識到我們是罪人,我們犯了罪,因此是有罪的,要被定罪。記住保羅在前面寫到:“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馬書 3:20b】“這樣,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堙A使我們因信稱義。”【加拉太書 3:24】基督是為罪人死的,他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馬可福音 2:17】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