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English Big5

罗马书 9

保罗对未得救的以色列人的态度

9:1 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
  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

9:2 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
9:3 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出埃及记 32:32】

  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
  我也愿意。

9:4 他们是以色列人,

9:5   他是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神。阿们。

神的选择

应许的儿女

9:6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
  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

9:7 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
  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
【创世纪 21:12】

9:8 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
  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

9:9 因为所应许的话是这样说:
  “到明年这时候我要来,
   撒拉必生一个儿子。”
【创世纪 18:14】
9:10 不但如此,还有利百加,既从一个人,
  就是从我们的祖宗以撒怀了孕,

9:11 (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作出来,
  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
  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

9:12 神就对利百加说:
  “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
【创世纪 25:23】
9:13 正如经上所记:
  “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
【玛拉基书 1:2】

对神的选择的异议

9:14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吗?断乎没有!
9:15 因他对摩西说: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
   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出埃及记 33:19】
9:16 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
  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9:17 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
  “我将你兴起来,
   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
   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
【出埃及记 9:16】
9:18 如此看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
  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


9:19 这样,你必对我说:
  “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
   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


9:20 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
  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
  “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

9:21 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
  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
  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


9:22 倘若神要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
  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

9:23 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预备得荣耀的器皿上。
9:24 这器皿就是我们被神所召的,
  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是从外邦人中。
  这有什么不可呢?

9:25 就像神在何西阿书上说:
  “那本来不是我子民的,
   我要称为我的子民;
   本来不是蒙爱的,
   我要称为蒙爱的。”

9:26 “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
   ‘你们不是我的子民,’
   将来就在那里称他们为永生神的儿子。”
【何西阿书 1:10】
9:27 以赛亚指着以色列人喊着说:
  “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
   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
【以赛亚 10:22】
9:28 因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
  叫他的话都成全,速速地完结。”

9:29 又如以赛亚先前说过:
  “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
   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
【以赛亚 1:9】

神选择的依据

9:30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
  那本来不追求义的外邦人反得了义,就是因信而得的义;
9:31 但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义,反得不着律法的义。
9:32 这是什么缘故呢?
  是因为他们不凭着信心求,只凭着行为求。
  他们正跌在那绊脚石上。

9:33 就如经上所记:
  “我在锡安放一块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
   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以赛亚 8:14】;【以赛亚 28:16】


问题讨论

对有些非基督徒,你是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得救而像保罗为犹太人那样忧伤呢?
神是以个人为基础选择人,还是以类别为基础?或者两者都考虑?
你认为自己是应许的儿女吗?(参见【加拉太书 4:28】
这一段是如何影响你对旧约的看法的?
旧约现在是不是与你更相关了?
神的选择的根据是什么?(【罗马书 9:30-32】

注释

为不信的人伤痛

罗马书 9:1-4a 我在基督里说真话,并不谎言,有我良心被圣灵感动,给我作见证: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他们是以色列人,

与历史上有些声称信基督的人的反犹太态度相反,保罗,他本人与基督一样是犹太人,对那些坚持不信的同胞们表现出巨大的同情,尽管受到他们难以置信的虐待。“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哥林多后书 11:24-25】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比如,被称之为改教柱石的马丁·路德在他的书中写到:“我将给你我的忠告:首先把他们的会堂或学校点上火,把烧不着的用泥土掩埋或盖上……第二,我劝把他们的房屋也点燃,烧毁……第三,我劝没收他们的祷告书籍和犹太法典,这些东西教人拜偶像、谎言、诅咒和亵渎……第四,我劝今后禁止他们的拉比讲道,要以死和伤害加以威胁……第五,我劝不要保证犹太人在公路上的安全”他以难以令人置信的反犹太言辞滔滔不绝。我提到这一点,因为有很多基督徒效忠于某些圣经之后的神学家。圣经之后的神学,甚至直到今天,在很多方面都没有能够反映出圣经的基督教。

关于犹太人的话,也同样可用于穆斯林。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在我们的心里为他们感到伤痛和忧愁,愿所有这样的人都能得救,尽管他们以敌意对待基督徒。事实上保罗更进了一步。我怀疑任何基督徒会走这一步。如果你能够用你的得救来换取周围那些以敌意对待你的人的拯救,你愿意吗?你愿意为了让你的敌人能够进天堂,而在地狱里遭受永恒的刑罚吗?那正是保罗在这里说的。

重要的是注意到保罗在这里的态度。因为历史上第九章到第十一章曾被错误地理解成对那些不信的人,特别是犹太人提倡一个宿命的和不同情的观点,这与保罗在这些章里所讲的正好相反。


犹太教的位置

罗马书 9:4b-5 那儿子的名分、荣耀、诸约、律法、礼仪、应许都是他们的。列祖就是他们的祖宗,按肉体说,基督也是从他们出来的,他是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神。阿们。

保罗在前面说:“这样说来,犹太人有什么长处?割礼有什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马书 3:1-2】基督教的旧约就是犹太人的圣经,新约里大量地引用了旧约。还有,因为“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加拉太书 3:24b】你也许会以为以犹太人出生的人会自然地成为基督徒。事实上,不同于伊斯兰教,一个人可以合法地即是基督徒又是犹太人,很多早期的基督徒就是如此,所有的使徒,包括保罗,直到使徒行传的最后都称自己是犹太人。“保罗说:‘我原是犹太人,’”【使徒行传 22:3a】与其它宗教不同,不说犹太人是皈依基督教。因为基督教从某种意义上讲是犹太教的真道,如保罗在后面将要讲到的那样。

注意到第五节暗示了基督的神性。虽然按肉体说,他是大卫的后裔,这是保罗所传的福音的一部分,比如保罗写到:“你要记念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提摩太后书 2:8】然而,“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约翰福音 1:1,14a】因此,关于耶稣,经上说:“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希伯来书 1:10】因为“万物是借着他造的。”【约翰福音 1:3a】所以,“他比摩西算是更配多得荣耀,好像建造房屋的比房屋更尊荣;因为房屋都必有人建造,但建造万物的就是神。”【希伯来书 3:3-4】


两个以色列

罗马书 9:6-9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他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你的后裔。【创世纪 21:12】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神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因为所应许的话是这样说:“到明年这时候我要来,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创世纪 18:14】

新约在说:“犹太人”或“以色列人”时有两种意义。注意在第四节里,保罗在说以色列人时包括所有的以色列人,包括信主的和不信主的。然而在有几个地方,圣经在说以色列人时专指信主的以色列人。“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和神的以色列民。”【加拉太书 6:15-16】在这种意义下,“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神来的。”【罗马书 2:28-29】

关于撒拉和夏甲,保罗在别处写到:“因为律法上记着,亚伯拉罕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使女生的,一个是自主之妇人生的。然而那使女所生的,是按着血气生的;那自主之妇人所生的,是凭着应许生的。这都是比方,那两个妇人,就是两约。一约是出于西乃山,生子为奴,乃是夏甲。这夏甲二字是指着亚拉伯的西乃山,与现在的耶路撒冷同类,因耶路撒冷和她的儿女都是为奴的。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因为经上记着:‘不怀孕,不生养的,你要欢乐;未曾经过产难的,你要高声欢呼,因为没有丈夫的,比有丈夫的儿女更多。’弟兄们,我们是凭着应许作儿女,如同以撒一样。”【加拉太书 4:22-28】不信的犹太人可类比于以实玛利,亚伯拉罕的使女给他生的儿子。事实上阿拉伯的穆斯林名符其实地那样看待他们自己,而且他们在这一点上是对的。但事实上不信的犹太人和穆斯林都属于这一类。而信的,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都被看作是应许的儿女,类比于亚伯拉罕从以撒生的儿女。

耶稣对不信的犹太人说:“你们若是亚伯拉罕的儿子,就必行亚伯拉罕所行的事。”【约翰福音 8:39】还记得保罗在这封信的早些时候写到:“所以人得为后嗣是本乎信,因此就属乎恩,叫应许定然归给一切后裔;不但归给那属乎律法的,也归给那效法亚伯拉罕之信的。”【罗马书 4:16】因此,其决定因素的是信。


被拣选的族类

罗马书 9:10-13 不但如此,还有利百加,既从一个人,就是从我们的祖宗以撒怀了孕,(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善恶还没有作出来,只因要显明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神就对利百加说:“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创世纪 25:23】正如经上所记:“雅各是我所爱的,以扫是我所恶的。【玛拉基书 1:2】

雅各和以扫所比喻的这两类指的是什么呢?与保罗在前面提到的亚伯拉罕的两个儿子,也就是说以撒和以实玛利相同。以扫是长子,代表作为基督教前身的犹太教。雅各代表基督教。正如保罗在说到撒拉和夏甲时说:“这都是比方,那两个妇人,就是两约。”【加拉太书 4:24a】这是两约。长子代表旧约。弟弟代表新约。旧约要服事新约。即使在这两约来到之前,神已经决定了其结果。神决定了得救的条件。从某种意义上说,神恨恶旧约,因为“他愿意万人得救,”【提摩太前书 2:4a】但在旧约之下没有人能够得救,因为没有人能够达到其要求。“‘你对他们说’,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以西结书 33:11a】旧约是关于神的忿怒,他恨罪,正如这里所引的玛拉基书里的上下文说以扫那样:

“耶和华说:‘我曾爱你们。’你们却说:‘你在何事上爱我们呢?’耶和华说:‘以扫不是雅各的哥哥吗?我却爱雅各,恶以扫,使他的山岭荒凉,把他的地业交给旷野的野狗。’以东人说:‘我们现在虽被毁坏,却要重建荒废之处。’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任他们建造,我必拆毁。人必称他们的地,为罪恶之境,称他们的民,为耶和华永远恼怒之民。’”【玛拉基书书 1:2-4】

顺便说一下,以东就是以扫居住的地方。以扫为了发泄对他父母的怨恨而与以实玛利的女儿结婚。所以在这些比喻里有很多联系。

神爱新约——神预先定下基督将为世人的罪而死,使得救成为所有信的人都可以白白得来的礼物。“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彼得前书 1:20a】因此,由于神预先定了新约,所以可以说耶稣是创世以来被杀之羔羊。(“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它。”【启示录 13:8】,英文译本,比如卿定译本是这样翻译这一节的:“And all that dwell upon the earth shall worship him, whose names are not written in the book of life of the Lamb slain from the foundation of the world.”耶稣自己对天父说:“因为创立世界以前,你已经爱我了。”【约翰福音 17:24c】就像这里说:“雅各是我所爱的”


神的恩慈的选择

罗马书 9:14-16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难道神有什么不公平吗?断乎没有!因他对摩西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出埃及记】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

神没有责任要施恩。否则就不成其为恩典了。正如康慨大方如果是职责的话就不成其为康慨大方一样。如果公义的要求得到了满足,恩典就不与公义相冲突,不施恩也不与公义相冲突。

在用基督的血付清罪以后,神的公义性对于罪来说就得到了满足。现在,神可以任意地按他自己的旨意,以任何他所乐意的条件,来决定向谁施恩。他也可以选择完全不施恩。那是他的选择,不是我们的。这使人想起【马太福音 20:1-16】里讲的葡萄园里的雇工的寓言,其中那个家主按他与雇工事先讲定的工钱给所有的雇工付同样的工钱,虽然有些雇工干活的时间比别的更长。有些就因此埋怨家主,家主回答说:“朋友,我不亏负你。你与我讲定的,不是一钱银子吗?拿你的走吧。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马太福音 20:13-15】

那么神按照他自己的意愿选择的施恩条件是什么呢?信耶稣基督。他说这些的原因,和这三章的目的就是不信的犹太人被信基督是得救的唯一条件这个概念所触犯。有很多人希望不是这样。甚至在有些基督教教派里,有些人认为如果父母是基督徒,生的孩子也自动地是新约的成员,是教会的成员。你可以看到这些人让不信的婴儿受洗,用他们自己希望他们的儿女自动得救的愿望来代替神让人通过信基督得救的选择,否认了信是新约之下使人得救的基本条件。同样,有些人,甚至所谓的基督徒,用作工来取代信基督,把仪式,或满足某些条例,或只是好到一定的程度作为使人得救的条件。

也有些人对得救抱有宿命的观点——认为没有人能够知道神拯救的条件是什么。但这没有什么神秘的。当被问到:“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时,保罗直接截了当地回到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 16:30,31】这就是那一类被神选择为施恩对像的——那些信基督的。保罗说,如果你对此不高兴,没办法!那是神的选择。


神叫谁刚硬

罗马书 9:17-18 因为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出埃及记 9:16】如此看来,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

人不能决定神选择向谁施恩。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对神已选择了向谁施恩一无所知。这也不是说人对获得恩典不起任何作用。比方说,假如神定意要向任何能在六分种内跑一千六百米的人施恩,那么要得到这样的恩典就必须作出努力,但无论人作出再多的努力,也不能使神改变条件。因此,我们对神选择要对哪一类的人施恩没有任何控制。

但事实上我们知道那是哪一类人。在新约之下,神要向那些信基督的人施恩。“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 3:16-18】

但正像神选择了要向一类人施恩一样,神也选择来要叫一类人的心刚硬。法老就是这样一个人。但如果我们更全面地考查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发现神选择要叫那些高傲的人心刚硬。事实上使心刚硬是与个人合作的结果。比如法老,经上说:“但法老见灾祸松缓,就硬着心,不肯听他们,正如耶和华所说的。”【出埃及记 8:15】然而,“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心存刚硬的,必陷在祸患里。”【箴言 28:14】骄傲是我们能够选择的。主定意使心因骄傲而刚硬,变得对神的事不再敏感。因此,谦卑是最基本的品质。主说:“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虚心”原文作“贫穷”)。”【以赛亚书 66:2b】


无济于事的借口

罗马书 9:19-21 这样,你必对我说:“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有谁抗拒他的旨意呢?”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什么这样造我呢?”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

这个辩解与前面在第三章里说到的很一致,那里说:“我且照着人的常话说,我们的不义,若显出神的义来,我们可以怎么说呢?神降怒,是他不义吗?”【罗马书 3:5】还有,“若神的真实,因我的虚谎,越发显出他的荣耀,为什么我还受审判,好像罪人呢?”【罗马书 3:7】在第十九节里的这个借口基本上就是错误地假定神要让人为他们毫无控制的事负责。神使那些高傲的人心硬有什么不公吗?神给恶人定罪有什么不公吗?找这个借口的人的前题就是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和态度,正像今天人们把他们所做的坏事归咎于环境,或其它人,或某个无法控制的心理症状,而不是对他们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

有意思的是保罗在这里是如何回答的。因为他可以简单地指出那是他们的过错,不是神的过错。有一次,耶稣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同他在那里的法利赛人听见这话,就说:“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约翰福音 9:39-41】如果人事实上是无知的,看不到罪的,那么他们就是无辜的。如果人就像陶器,或玩偶一样,是没有生命的物件,那么他们就将是无辜的。因为我们都知道让人为他毫无控制的事负责是不公的。

但保罗说,好吧,就算你是陶器,你是玩偶,你是没有生命的物件。如果是那样的话,你有什么好抱怨的呢?陶器不能向造他的顶嘴。你在向神还嘴这个事实说明你不只是陶器,你有自由意识,因此你的借口是不成立的。但如果你非说你只是陶器的话,那么难到窑匠难道没有权柄按他自己的意愿想怎样制作陶器就怎样吗?

人不能靠推托说他们只是玩偶来作为借口。毁灭没有生命的物件不存在公义的问题。


忿怒和恩典的对像

罗马书 9:22-24 倘若神要显明他的忿怒,彰显他的权能,就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遭毁灭的器皿;又要将他丰盛的荣耀彰显在那蒙怜悯、早预备得荣耀的器皿上。这器皿就是我们被神所召的,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是从外邦人中。这有什么不可呢?

谁是忿怒的对像呢?保罗给以弗所的基督徒写到:“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以弗所书 2:3】在不同的时候,每个人都曾是神忿怒的对像,包括那些蒙拣选得永生的人。但那些听道并信了福音的人,他们的状态由忿怒的对像变成了恩典的对像。保罗继续到:“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他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以弗所书 2:4-5】“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以弗所书 2:8a】

神,“他愿意万人得救,”【提摩太前书 2:4a】因此,“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他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 3:9】“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罗马书 2:4】

有时,他的忍耐的确使人悔改,比如使徒保罗的例子,他写到:“‘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他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提摩太前书 1:15-16】但有时,却并非如此,比如犹大的例子。虽然主选择了他作使徒,宽容了他的恶行,比如从钱囊里偷钱。(【约翰福音 12:6】

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主对我们所表现出的巨大的忍耐,领我们得救将是对他颂赞的一个主题。“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曾照自己的大怜悯,借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重生了我们,叫我们有活泼的盼望,可以得着不能朽坏、不能玷污、不能衰残、为你们存留在天上的基业。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所预备,到末世要显现的救恩。”【彼得前书 1:3-5】


神选择外邦人

罗马书 9:25-26 就像神在何西阿书上说:“那本来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称为我的子民;本来不是蒙爱的,我要称为蒙爱的。”【何西阿书 2:23】“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将来就在那里称他们为永生神的儿子。”【何西阿书 1:10】

“所以你们应当记念,你们从前按肉体是外邦人,是称为没受割礼的,这名原是那些凭人手在肉身上称为受割礼之人所起的。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已经得亲近了。”【以弗所书 2:11-13】“这样,你们不再作外人和客旅,是与圣徒同国,是神家里的人了。”【以弗所书 2:19】

这个概念很使犹太人恼火,他们以为所有这些全都是关于犹太人。一个人的种族与他在神面前是否称义没有关系。反之,“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神的儿子。”【加拉太书 3:26】无论背景或在什么环境下长大。


只有余剩

罗马书 9:27-29 以赛亚指着以色列人喊着说:“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因为主要在世上施行他的话,叫他的话都成全,速速地完结。”【以赛亚书 10:22-23】又如以赛亚先前说过:“若不是万军之主给我们存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以赛亚书 1:9】

在旧约里,丰富大多是由数量来衡量的,比如:“你曾说,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后裔如同海边的沙,多得不可胜数。”【创世纪 32:12】同样,机构化的基督教常用数来来衡量其成功,然而从新约里可以得的出一原则就是迎合众人的口味不是丰盛的衡量。因我们看到对个人价值的强调。因此,它不说多数人得救,而是说:“如今也是这样,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罗马书 11:5】在回答,“有一个人问他说:‘主啊,得救的人少吗?’耶稣对众人说:‘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加福音 13:23-24】他还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马太福音 7:13-14】

要紧的是个人。而个人往往会影响大多数人的命运。在创世纪第十八章里,亚伯拉罕,一个个人,为所多玛和蛾摩拉的命运向主求情。从那里显示出神是如此看重义人的价值,以至只要有十个义人住在所多玛、蛾摩拉,他就不毁灭那城。但那里竟数不出十个义人。然而,在毁灭那城之前,他先将住在那里仅有的几个义人救出来。神高度看重个人的价值,比如他看重他亲生儿子的价值。但经上写到:“又如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地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鉴戒。”【犹大书 1:7】“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彼得后书 2:6】


因信蒙拣选

罗马书 9:30-33 这样,我们可说什么呢?那本来不追求义的外邦人反得了义,就是因信而得的义;但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义,反得不着律法的义。这是什么缘故呢?是因为他们不凭着信心求,只凭着行为求。他们正跌在那绊脚石上。就如经上所记:“我在锡安放一块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信靠他的人必不至于羞愧。”

这是这一章主要要讲的。这一章不是关于宿命,不是关于义人是模糊不清的,含混的一类人;而是关于义是由信得来,而不是靠律法的工,或遵行条例。这一章说神的选择不是基于人的种族背景或遵行律法,而每一个信基督的人,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都被算作是义人。

在讨论罗马书第九章的意义时,人们往往没有提到信是主要的因素。然而我们发现这个主题在这一章接下来的第十章里讲得很多。因此在罗马书第九章的前半部分,他只是在陈述神有权决定他选择谁作为恩典的对像这个事实。但他从那里过渡到神选择了向那些信基督的人施恩这个事实。

这对高傲的人是绊脚石,其典型就是犹太人里那些不信的。因为神如此导演了福音,使高傲的人无法接受它。耶稣身为卑微的穷人,来自一个被地方观念极偏狭,高傲的犹太人看不起的地方。那是一块绊脚石。他的信息使宗教精英尴尬。这对那些高傲的宗教精英来说又是一块绊脚石,这使他被杀。他的信息是:得救靠的是信而不是做工。这对那些自以为是的犹太人来说又是一块绊脚石,他们以为他们好到足以靠他们好行为得救。而这样一个福音被平等地给予外邦人,这对因他们的高傲而对非犹太人存有偏见的犹太人来说更是一块绊脚石。

因此,在传福音时,不要顾虑人的骄傲。神似乎有意要让高傲的人对这个信息不感兴趣。他要如此构造这个信息,以至骄傲的人被自己的高傲所绊倒。因为人如果不谦卑地接受这个信息,他们就进不了这个门,他们是在从窗户里爬进来。

“所以,他在你们信的人就为宝贵,在那不信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或作“他们绊跌都因不顺从道理”);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彼得前书 2:7-8】


加尔文主义

对圣经后的神学的一个评论。为了让读者知道,加尔文的神学,一个与归正神学有很大联系的神学,在很多地方对圣经与我所教的有极为不同的观点,这一章就是一个例子,虽然很多今天所谓的“加尔文主义者”未必接受加尔文主义的每一个观点。

加尔文主义的错误:神让人对他们没有控制的事负责。例如:神把亚当的罪归咎到那些并没有真正犯罪的人身上。而且他在他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就把罪归咎到他们身上,因此给无辜的人定罪。但他们接着理论说因为神的公义是不可参透的,因为神按定义是公义的,而不是因为他做什么或不做什么,那固然是人的标准。的确,很多与我讨论的加尔文主义者常说:“神不是按照人的说法公义。”(或者说:“加尔文主义神学家说,按照人的说法,神是不公义的。”)

加尔文主义对得救和被定罪都持有宿命论的观点。因为在两种情形里,人的自由意识对他们的命运都不起任何作用。的确,加尔文主义走得如此之远,以至完全否认自由意识,而选择一个玩偶神学。因此,按照加尔文主义,人们被定罪不是因为他们作了什么决定,而只是因为神的任意决定。关于人得救也同样。

顺着这个逻辑,就得出一些观点。其一就是神不想人人得救。这与【提摩太前书 2:4】正好相反,这节说神:“他愿意万人得救”。事实上,加尔文写到,神以毁灭未受拣选的人为乐。(《基督教的节构》,第三卷,第二十一章,第七节,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Book 3, Chapter 21, Section 7)与此相反神说:“我不喜悦那死人之死,”【以西结书 18:32a】这也与神的爱这个概念相悖。假如神让人为他们没有控制的事负责,虽有能力救他们,却以他们被永恒地定罪为乐,那怎么能说“神是爱”呢?加尔文主义者怎么能像圣经那样说:“神爱世人”呢?

按照【约翰福音 1:12】,信就使人成为由神生的。加尔文把那倒过来,声称由神生必须先于信。事实上,加尔文告诉我们说信不是得救的必要条件,得救可以因有基督徒父母遗传而来。还有,按照加尔文主义,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信或自己的行为。人被看作只是玩偶。没有自由意识。这些都违背圣经对这些事的讲述。使徒行传记录了彼得是如何传福音的:“彼得还用许多话作见证,劝勉他们说:‘你们当救自己脱离这弯曲的世代。’”【使徒行传 2:40】要想听到加尔文主义者像彼得那样传福音是不大可能的。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