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nglish Big5

提多书 第一章

合于事奉

1:1 神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
  凭着神选民的信心与敬虔真理的知识,

1:2 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
1:3 到了日期,借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
  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神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


1:4 现在写信给提多,就是照着我们共信之道作我真儿子的:
  愿恩惠、平安从父神和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归与你。


1:5 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
  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
  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


1:6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
  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
  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
  就可以设立。

1:7 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
  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
  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

1:8 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
1:9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
  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
  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1:10 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
  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

1:11 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
  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

1:12 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
  “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

1:13 这个见证是真的。
  所以,你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1:14 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

1:15 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
  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
  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

1:16 他们说是认识神,行事却和他相背
  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
  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


问题讨论

第1-3节就你来讲,真理的知识是如何带来敬虔的生活方式的?
保罗把他传道的责任看得有多么重要?
第6节无可指责与无罪有什么区别?
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长老的儿女也必须是行为良好的信徒?
第7节如何概括这些品质?
第8节在这些品质中,哪一样是你最强的?
第9节你是否曾经参与把反对圣经的人驳倒?
这种辩驳是否应该是基督徒生活的一部分?
第10-16节你知道今天因宣扬假教训而得到报酬的人的例子吗?
这些奉割礼的人所教的究竟是什么?
概括地说某一群人是否符合圣经,这是不是种族歧视?是不是有罪?
你听见过哪些我们必须要压制的“基督教的”荒渺的言语?
你从假教师那里听见过哪些我们必须不予理会命令?

注释

真理带来敬虔

提多书 1:1 神的仆人,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凭着神选民的信心与敬虔真理的知识,

保罗在罗马书里写到:“我们从他受了恩惠,并使徒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罗马书 1:5】进入得救的状态和紧接着通过由圣灵的重生进入神的家庭的条件就是信。在得救之后,人通过把信应用到真理的知识上在敬虔里成长。如果人所声称的信不把他带到敬虔里,那么对他的信究竟是不是真实的就要打上问号。或如保罗后面在第二章里说:“ 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我们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等候所盼望的福,并等候至大的神和(或作无“和”字)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荣耀显现。他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提多书 2:11-14】

与宿命论的观点截然不同,保罗把选民的得救看作是取决于他。因为人们按照神预先的知识蒙拣选(【彼得前书 1:2】)。神预知谁将听见并相信。因为“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马书 10:17】人们需要听见福音才能得救。所以人得救取决于像保罗这样的人给他们传道。“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哥林多前书 1:21b】因此有些人的得救取决于你是不是决定参与把他们带到信基督的过程。所以保罗还写到:“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提摩太后书 2:10】

保罗将在第二章里详述得救和敬虔的关联。


保罗受派此传福音

提多书 1:2-3 盼望那无谎言的神在万古之先所应许的永生,到了日期,借着传扬的工夫,把他的道显明了。这传扬的责任是按着神我们救主的命令交托了我。

基督徒的信和知识主要是靠神的恩典。全在于靠神的恩典。因为得救是白白得来的礼物,是神恩慈地给予,我们靠信心接受的。所暗示的是使人得救的信的永恒的保证。

这是神预先,就是在时间的开始之前,准备好的新约。在提摩太后书里有一段与此完全平行:“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但如今借着我们救主基督耶稣的显现,才表明出来了。他已经把死废去,借着福音,将不能坏的生命彰显出来。我为这福音奉派作传道的,作使徒,作师傅。”【提摩太后书 1:9-11】

“这传扬的责任……交托了我”——保罗,从某种意义上讲有高于其它使徒的位置,在早些时候他们把自己局限于只在犹太人中事奉。保罗是外邦人的使徒——这包括世上的大部分人。新约中的书信大多是保罗的书信。甚至使徒行传讲的也主要是保罗,由直到最后仍与他一同差传的路加所写,路加还写了路加福音。这并不是说保罗与其它使徒所讲的是互相矛盾的。因为彼得自己在【彼得后书 3:15-16】宣告说保罗所写的是圣经。


组织教会

提多书 1:4-5 现在写信给提多,就是照着我们共信之道作我真儿子的:愿恩惠、平安从父神和我们的救主基督耶稣归与你。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

我们其实不知道提多转变的根源。他是外邦人。保罗在加拉太书里提到他同巴拿巴带提多上耶路撒冷教会去解决关于墨守割礼的问题。提倡犹太化的人要强迫给提多行割礼,但保罗没有让步。彼得后来站在保罗一边,这件事基本上得到解决。因此外邦人在成为基督徒时不需要先成为犹太人。(今天听起来会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可笑。)

保罗这里说提多是他的真儿子并不意味着是他把提多带到信里的。因为他也这样说提摩太,而且明确地说不是他把提摩太带到信里的。而在两个情形里我相信他指的都是他们的关系。也就是说,保罗与提多的关系就如父子关系一样,因为他在事奉中训练他,这也是这封信的主题。。

这里他给提多留下一件事要他去办理,他栽种了,留下提多去组织。随着教会的增长,形成某种组织是一个实际的需要。其实在世俗的群体里也同样。然而“教会”这个词常说的是两个不同的意思。圣经里说“教会”通常指的是信徒的聚会。因此“教会”指的是人。但今天和圣经之后的教会史上,“教会”这个词更通常指的是组织,或组织里的行政人员。多年来,这带来了很多误会。

注意到提多是去设立长老,不是牧师。“牧师”是一个功能,而不是一个职位。对于组织来说,几个长老从某种意义上说要比一个人说了算更安全——也就是说集体领导而不是独裁。然而,如果你把几个人聚在一起,很自然地就会形成上下关系。因此就长老们而言,虽然说起来每个人都有同样的发言权,但出于人的本性,某个人的声音就会比其它人的更响。但那是没有办法的事。


长老必须无可指责

提多书 1:6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

“无可指责”不同于“无罪”。这指的是他的名声是无可挑剔的。

“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就排除了搞一夫多妻的人,这在当时并不罕见。而今天更常见的是序列型的一夫多妻,离了婚的男人又重新娶妻。耶稣说:“凡休妻另娶的,就是犯奸淫。”【路加福音 16:18a】因此他们不够格作长老。

“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这不是说没有信主的儿女就是有罪的,而是说在物色长老时要看这一点,因为儿女是他们的父母的一个反映。甚至儿女只是信主,但放荡不服约束也不行。“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地使儿女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摩太前书 3:4-5】


长老必须有自制

提多书 1:7 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

注意到“长老”与“监督”是同义词。虽然今天很多长老更准确地可以说是“监工”。

监督的态度必须与精英的态度正好相反,不作家里的老爷,而只是管家,代替主人监督家里的事。因此与“任性”相反,他必须“接受圣灵的带领”,服从主的旨意。他必须不能“暴躁”,轻易动怒,或因这样的性情而作出冲动的决定。

自然地,你不想让醉酒的人当管家。

在历史上,宗教精英往往有暴力,贪婪和骄傲的特征。比如看一下那些把基督钉十字架的人。机构化的领袖职位往往吸引这样的人或使在这种职位上的人产生这样的特征。因此把最好的人放在这样的职位上是很重要的。比如经上说:“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提摩太前书 3:6】魔鬼本身就是那些在宗教的职位上被败坏的人的先例。

至于贪婪,保罗以这样的方式劝告长老们说:“我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衣服。我这两只手,常供给我和同人的需用,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我凡事给你们作榜样,叫你们知道,应当这样劳苦,扶助软弱的人,又当记念主耶稣的话,说:‘施比受更为有福。’”【使徒行传 20:33-35】因此保罗劝长老们不要因他们的事奉而收取报酬,而要靠劳动挣得自己的生活所需,并扶助有需的人。那些要求因他们的事奉得到报酬的人其实挪用了本来可以用来扶助有需之人的款项。


长老必须过义的生活并爱它人

提多书 1:8 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

与贪婪相反,他必须乐意接待远人。自然的,如果一个人具有“监督”的特征,他必须花时间与别人在一起。从实际上讲,那包括邀请别人到他家里去。最近一次哪位长老请你去他家是什么时候?

长老是一个喜好良善的人,而且不只是喜好因他行善而得到夸奖的人。因为有些人“爱恶胜似爱善,又爱说谎,不爱说公义。”【箴言 52:3】

“庄重”就是头脑清醒的人。今天我们也许会称这样一个人是懂道理,讲理的人。

“公平”说的是人的公义感,因为他将参与审断纠纷和诸如此类的事。

“圣洁”这与无可指责相关,说的是一个人采取措施来避免罪。

“自持”就是不作肉身欲望的奴仆。


长老必须坚守纯正的教义

提多书 1:9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

也就是说,长老必须能够坚守圣经所教的信息。这种坚持反映出深深的信,遵重神的道高于人的观点,有些人没有这种坚忍。这对担当宗教职位的人来说特别重要,这些职位有使人自高的诱惑,并因此篡改真道以讨人的欢心。

对于好的教导的衡量不在于其是否使人舒心,而在于其是不是纯正——符合圣经的本意和应用。“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或作“凡神所默示的圣经”),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摩太后书 3:16-17】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摩太后书 4:2-4】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 10:5】


总要堵住叛教者的口

提多书 1:10-11 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

很多人用他们自己的观点来取代神的道。保罗在加拉太书里详细论述了墨守割礼的异端,这个异端看上去始于耶路撒冷教会——这个教会的领袖是彼得、雅各和约翰,他们大概因为当时他们对外邦人的偏见,完全疏忽了这一点,结果这个异端得以在他们自己的教会里生长。最后还得保罗自己到他们的教会里去处理这个问题,因为有人从那个教会到保罗的教会去传假福音。因此他深信“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

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会有对抗、冲突和威胁;而且在你做这件善事的时候,你自己有可能被别人看作是在搞纷争。因为在你做这种事时,就连基督徒弟兄也有可能以恶对待你所行的善。但为了基督的身体必须这样做。

要特别提防那些因教导人而收取报酬或这类好处的人。这本身并没有错,如保罗说;“主也是这样命定,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哥林多前书 9:14】尽管保罗自己总是选择避免这样做。“我们不像那许多人,为利混乱神的道,乃是由于诚实,由于神,在神面前凭着基督讲道。”【哥林多后书 2:17】他还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没有藏着贪心,这是神可以作见证的。”【帖撒罗尼迦前书 2:5】还有,随着时光的流逝,那些因事奉收取报酬的人很难确定钱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他们的教导。而这在墨守割礼的异端的情形则更为明显。


要严严地责备叛教者

提多书 1:12-13 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这个见证是真的。所以,你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

这并不是说保罗认可他们自己的一个先知,而是指出他们自己文化里的人是如何说他们的。革哩底是希腊南部沿海的一个岛屿。保罗所引的是埃庇米尼得斯(Epimenides)。埃庇米尼得斯出生于革哩底。据称,他父亲要他去放羊,结果他中午去一个洞穴里睡觉,一睡就是五十七年。因此懒堕是革哩底人的特征。说谎也是他们的特征。而他们自己人把他们说成是恶兽,只受他们自己的欲望的驱使。

顺便说一下,这种修辞风格是普遍化,耶稣自己也使用这种说法,比如他在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里说文士和法利赛人的行为特征。但这不是说每一个具体的情形都是如此。是的,圣经认可这种说法。如果你使用这种说法,你并没有说谎。

有时,我们要温和地作答。但这不是这种情形。在这个情形里,特别是涉及到那些把他们自己看作是属灵权威,但却在教假教义的人时,要严严地责备他们。同样,关于长老,经上说:“犯罪的人,当在众人面前责备他,叫其余的人也可以惧怕。”【提摩太前书 5:20】注意到甚至在福音书里耶稣如何严严地对待宗教精英,与他对普通百姓的态度截然不同。


不要理会那些讲荒渺言语的人

提多书 1:14 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

虽然这里说的这些假教师似乎主要是那些未转变的革哩底的犹太人,在别的地方也有关于避免荒谬言语的命令,比如他给提摩太的命令:“只是要弃绝那世俗的言语和老妇荒渺的话,在敬虔上操练自己。”【提摩太前书 4:7】还有,“我往马其顿去的时候,曾劝你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也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辩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的章程。”【提摩太前书 1:3-4】

“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摩太后书 4:2-4】

除了不要理会荒谬的言语之外,还有关于基督徒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命令。有助于基督徒不受这种影响的一件事就是要像“庇哩亚人”那样。“这地方的人,贤于帖撒罗尼迦的人,甘心领受这道,天天考查圣经,要晓得这道,是与不是。”【使徒行传 17:11】要用神的道来检验一切。


热衷于仪式和条例所带来的败坏

提多书 1:15 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

变得对如此熟悉真理,并检验自己,保持自己洁净不沾罪,以至在败坏的假教训来到时,你可以察觉到它。这也许需要随着经验而来的成熟。“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希伯来书 5:14】

这里,保罗用“洁净”具体地可能是指墨守割礼的人对犹太人关于洁净的习俗的热衷,比如耶稣在福音书里提到的。与这种条例形成对比,保罗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我都可行,但无论哪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哥林多前书 6:12】他还在加拉太书里说:“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我保罗告诉你们:若受割礼,基督就与你们无益了。”【加拉太书 5:1-2】

反之,这些不信的犹太人的特征是他们的思维和良心都败坏了,比如给不应该定罪的事定罪,而对应该定罪的事却不觉得有罪。因他们的心地的败坏,你会发现很难与这样的人说理。


人的行为反映出他的信

提多书 1:16 他们说是认识神,行事却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

人声称是基督徒不应该是他是否真是基督徒的唯一衡量。因为人的得救状态与他们的行为是有关联的。因此,比如,约翰说:“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 3:10】

“可废弃的”与下面这一节里“可弃绝的”是同一个希腊词:“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吗?我却盼望你们晓得,我们不是可弃绝的人。”【哥林多后书 13:5-6】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