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English 中文 GB

希伯來書 2:5-18

基督──人子

2:5 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
  神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

2:6 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証明說:

  “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
  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

2:7 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
  (或作“你叫他暫時比天使小”),
  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并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

2:8 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詩篇 8:4-6】
  既叫萬物都服他,
  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
  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


2:9 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
  (或作“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
  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
  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2: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
  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堨h,
  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2:11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于一,
  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

2:12 說:
  “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
  在會中我要頌揚你。”
【詩篇 22:22】
2:13 又說:
  “我要倚賴他。”【以賽亞書 8:17】
  又說:
  “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以賽亞書 8:18】
2:14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
    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
    特要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

  2:15 并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
  2:16 他并不救拔天使,
    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2:17 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
    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
    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2: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
    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問題討論

對你來說,順服耶穌基督意味著什麼?基督徒應該在何種程度上順服?

第2:9-18節 解釋一下為什麼說雖然耶穌比天使大,卻成為比他們小一點。雖然他是創造者,卻成了人。

“為人人嘗了死味”這個概念(第9節)也許能夠解釋下面幾節: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C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舍己。”加拉太書 2:20】

“豈不知我們這受洗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受洗歸入他的死嗎?所以,我們借著洗禮歸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借著父的榮耀從死奡_活一樣。”羅馬書 6:3-4

在第10節堙A“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堨h”是什麼意思?作為基督徒,你所盼望的榮耀是什麼?為什麼說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是合宜的?換句話說,為什麼救主成為那些他要拯救的對象那樣是合宜的?我們從此看到了神的什麼?比如,這告訴我們神不只對把人從他的忿怒堭洏X來感興趣,他還想與那些他要拯救的人建立起更親密的關系。也許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得救不是自動的,而要求我們作出某種反應。

你是否曾經有過“丟臉”的經歷,而這個經歷結果反到使你贏得了別人的尊重?

第12節 注意到這堜狺猼爾祧g第二十二章那一節的上下文。有蹟像表明,耶穌有可能在十字架上背誦這章詩篇。

如果耶穌是神的兒子,而基督徒也是神的兒子,基督的弟兄,那麼耶穌與基督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呢?(也就是說,從何種意義上說耶穌是神的兒子而基督徒卻不是呢?)

第15節 雖然死是生命中最確定的事,為什麼人對其避而不談呢?你怕不怕死呢?或者你是不是對死抱著樂觀的態度呢?

第16節 “亞伯拉罕的後裔”直譯過來就是“亞伯拉罕的種子”參見“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加拉太書 3:29

第17節 在亞倫後裔的大祭司堙A慈悲不是他們的特征。福音顯示出,那個時候的祭司缺乏謙卑和對罪人的同情。耶穌作為大祭司具有與他們截然不同的態度。還有,他不但為人犯的罪付出了贖價,還為戰勝罪提供了幫助和預防措施。(有點像為靈魂提供的免費健康保險。)


注釋

最佳定冠詞的解釋

希伯來書 2:5-8a 我們所說將來的世界,神原沒有交給天使管轄。但有人在經上某處証明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或作“你叫他暫時比天使小”),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并將你手所造的都派他管理,叫萬物都服在他的腳下。【詩篇 8:4-6】

“將來的世界”也許是特指千禧年王國或在其之後,有新天、新地的世界(【創世紀 21:1】)。另見神的國的不同時期。無論怎樣,“但我們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有義居在其中。”【彼得後書 3:13】

至于在這堣犍峈爾祧g堛熙o一段,也許有人會以為這是泛指的人。而“世人”譯自西臘文“υιοζ ανθρωποζ”,這個詞組通常被譯作“人子”。在以西結書堙A“人子”多用來指以西結。但希伯來書的作者引用詩篇不僅僅是用來作証明,他更是要對其作出預言性的解釋。耶穌曾稱他自己為“人子”。那麼這與以西結被稱為“人子”有什麼不同呢?有一個語法結構稱作“最佳定冠詞”,雖然這個結構在于解釋。但你可以在【約翰福音 1:21】堿搢麭o個結構的使用(我從瓦勒斯(Wallace)的《希臘文法進階》(Greek Grammar Beyong the Basics)學到這一點),有人問施洗約翰:“是先知嗎?”因為雖然有許多先知,但在【申命記 18:15】媢w言了“那位先知”,彼得在【使徒行傳 3:22】,還有司提反在【使徒行傳 7:37】說耶穌基督就是那位先知。聖經堛漕銗戌a方也如此說。雖然以西結和其它的人被稱為“人子”,而耶穌是那位(最佳定冠詞)人子。

瓦勒斯還自己舉了一個關于最佳定冠詞的例子:如果在一月底有人對你說:“你看了比賽沒有?”你也許會反問說:“哪場比賽?”他們就會回答說:“那場比賽!唯一那場值得看的比賽!那場大賽!你難道不知道嗎,超級杯賽!”這堻o個定冠詞就用的是最佳定冠詞的方法。

這個語法結構有助于我們理解很多在舊約媄鬗_彌賽亞的經文。雖然這些經文直接指的也許是大衛王(比如【詩篇 22】),或所有的人,或某一類的人,若這些經文有最佳定冠詞的解釋,那麼最終指的都是彌賽亞。


萬物都服耶穌

希伯來書 2:8b-9 既叫萬物都服他,就沒有剩下一樣不服他的。只是如今我們還不見萬物都服他﹔惟獨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或作“惟獨見耶穌暫時比天使小”),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

“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以弗所書 1:22】但我們還在等待世界真正看到這件事的實施。耶穌,“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腓立比書 2:6-9】“因基督也曾一次為罪受苦(“受苦”有古卷作“受死”),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彼得前書 3:18a】“他為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為我們的罪,也是為普天下人的罪。”【約翰一書 2:2】


耶穌──使我們得救的元帥

希伯來書 2:10 原來那為萬物所屬、為萬物所本的,要領許多的兒子進榮耀堨h,使救他們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

耶穌是唯一的那位(最佳定冠詞)神的兒子,神還有兒子,神賜給那些信耶穌基督的人權柄,作為神的兒女(【約翰福音 1:12】),“所以,你們因信基督耶穌,都是神的兒子。”【加拉太書 3:26】順便說一下,“元帥”一詞在有些譯本堻Q譯為“作者”,翻譯成“元帥”其實更准確。這個詞的希臘原文意思是“首領或王子”,這個詞在《七十長老本》(Septuagint)堥洏峇F二十三次,而且都是這個意思。在NKJV和KJV堙A這個詞也被准確地翻譯成“captain”。這個詞在新約埵@使用了四次,但翻譯得不太一致。事實上,“作者”對這個詞不是一個好的翻譯。這樣翻是出于神學觀點(而且是不好的神學觀點)的原因,而不是出于語法的原因。耶穌,作為我們的領袖,為我們提供了拯救,但我們必須跟隨他才能得救。“你們蒙召原是為此,因基督也為你們受過苦,給你們留下榜樣,叫你們跟隨他的腳蹤行。”【彼得前書 2:21】而且,“既是兒女,便是後嗣,就是神的後嗣,和基督同作後嗣。如果我們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榮耀。”【羅馬書 8:17】這個詞還用在【希伯來書 5:9】堙G“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希伯來書 5:9】如果用“作者”這個詞,在這奡N不太通,因為沒有哪婸﹞@個人要順從一個作者。

但至于因受苦難得以完全,難道在此之前耶穌不完全嗎?在他遭受苦難和死之前,作為使我們得救的元帥,他的確尚不完全。我們在前面提到【希伯來書 5:9】,那一節和在前面的一節說:“他雖然為兒子,還是因所受的苦難學了順從。他既得以完全,就為凡順從他的人成了永遠得救的根源,”【希伯來書 5:8-9】在此之前,耶穌從未經歷作為人在我們生活所在的環境媔雇q神。這不是容易的。“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希伯來書 2:17-18】“因我們的大祭司并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希伯來書 4;15】

你可以看到,關于這件事希伯來書講了很多。


耶穌的家庭

希伯來書 2:11-13 因那使人成聖的和那些得以成聖的都是出于一,所以他稱他們為弟兄,也不以為恥,說:“我要將你的名傳與我的弟兄,在會中我要頌揚你。”【詩篇 22:22】又說:“我要倚賴他。”【以賽亞書 8:17】又說:“看哪,我與神所給我的兒女。”【以賽亞書 8:18】

在某種意義上,對基督徒來說,耶穌就像我們的兄長一樣。教會(最佳定冠詞)──包括所有信基督的信徒──同屬一個家庭──神的家庭。“所以有了機會,就當向眾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加拉太書 6:10】一家人之間應該有一中特殊的,在與外人的關系堜狺ㄕs在的關系。(但有很多去“教會”的人不承認與那些不參加他們的教會的基督徒有這種家庭關系。因為對機構的效忠不一定表明一個人的信。)

詩篇第二十二章著重地講了彌賽亞,在這一章堨i以找到關于基督被釘十字架的細節。事實上,耶穌在十字架上引用了這章詩篇。因此,我認為在他死時,他一直在默想這章詩篇。這一章從第二十二節開始轉為很極積。在十字架上鼓勵耶穌的一件事就是想到他的弟兄們──基督徒弟兄們。

接下來引用的兩節應放在一起看,因為這兩節引自【以賽亞書 8:17-18】。這使我們想起:“你從世上賜給我的人,我已將你的名顯明與他們。他們本是你的,你將他們賜給我,他們也遵守了你的道。”【約翰福音 17:6】“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堥荂C到我這堥茠滿A我總不丟棄他。”【約翰福音 6:37】

所有這些告訴我們,雖然耶穌被升到萬有之上,但他喜歡與低微的人交往。對義人來說,他不只是一個朋友,他還是一個兄弟。


耶穌釋放我們

希伯來書 2:14-15 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借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并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仆的人。

也就是說,耶穌,“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書 2:6-8】

基督的死把基督徒從他們的罪的惡果婺拲洏X來,這惡果首先就是死。“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堙A乃是永生。”【羅馬書 6:23】所以,“因為知道基督既從死奡_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他的主了。他死,是向罪死了,只有一次﹔他活,是向神活著。這樣,你們向罪也當看自己是死的﹔向神在基督耶穌堙A卻當看自己是活的。”【羅馬書 6:9-11】

那麼魔鬼在這堸竣偵簼O?為什麼要提到魔鬼呢?在創世紀堙A魔鬼是墮落的根源,而墮落導致人類的死亡。同樣,盡管有神保護的手,魔鬼使人受苦,使人死亡──包括基督。注意到在約伯的遭遇堙A魔鬼尋求神的許可來毀滅約伯。很多這些事的發生,無論是自然災害還是其它,都可歸罪到魔鬼!雖然神不贊成他的行為,但神許可了這些行為,就如約瑟說他兄弟的惡行:“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創世紀 50:20a】另一個有關這種事的例子可見于哥林多後書,神用魔鬼來幫助使徒保羅保持一定程度的謙卑。“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啟示甚大,就過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于自高。”【哥林多後書 12:7】魔鬼意在傷害,但神的意愿卻是好的。

有一個黑暗的王國,是由撒但統治的,神把我們從中救出來。“他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堙C”【歌羅西書 1:13】“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他叫你們活過來。那時,你們在其中行事為人,隨從今世的風俗,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我們從前也都在他們中間,放縱肉體的私欲,隨著肉體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然而神既有豐富的憐憫,因他愛我們的大愛,當我們死在過犯中的時候,便叫我們與基督一同活過來(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以弗所書 2:1-5】


耶穌救拔我們

希伯來書 2:16 他并不救拔天使,乃是救拔亞伯拉罕的後裔。

但是,“天使豈不都是服役的靈,奉差遣為那將要承受救恩的人效力嗎?”【希伯來書 1:14】亞伯拉罕的後裔又是怎麼回事呢?新約告訴我們,亞伯拉罕的後裔就是那些將要承受救恩的人。這包括猶太信徒,也包括外邦人信徒。也就是說:“因為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為是亞伯拉罕的後裔,就都作他的兒女。惟獨‘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這就是說,肉身所生的兒女不是神的兒女,惟獨那應許的兒女才算是後裔。”【羅馬書 9:6b-8】

至于“救拔”一詞的希臘原文是“επιλαμβανομαι”,意思是“拉住”。這個詞在新約埵@使用了19次,通常被譯作“拉住”、“揪住”、“抓住”或“持定”。我想他的意思是說,耶穌沒有把天使接納到他的家庭堙A而是把亞伯拉罕的後裔當作他的弟兄。


耶穌成為大祭司

希伯來書 2:17 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

耶穌在哪婸P我們相同呢?顯然他凡事與我們相同。意思也許是在所有與他有能夠作慈悲忠信的大祭司有關的事上。他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這堛瘍瓡雓O什麼呢?

希伯來書從第五章到第十章大部分講的是基督的祭司職位。大祭司基本上就是神與人之間的中保。“因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他舍自己作萬人的贖價,”【提摩太前書 2:5-6a】雖然在摩西律法下有很多人被分派擔任祭司和大祭司的職位,但耶穌是那位(最佳定冠詞──見【希伯來書 2:5-8】的注釋)大祭司。摩西律法堛熔膝q職位是基督所擔任的祭司職位的影像。

中保就是一個“中介”者。他必須與雙方認同。耶穌本有神的性質(【腓立比書 2:6】)。他是創造者(【約翰福音 1:3】【希伯來書 1:10】【希伯來書 3:3-4】)。但為了給人作中保,他必須成為人。因此,“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翰福音 1:1,14】

但他在哪種意義下成為人是有爭議的,這是下一節的主題。


耶穌體恤我們

希伯來書 2:18 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

這說的不可能只是由于我們的必死性而經受的肉身的痛苦。這還包括切身地經受肉身罪性的試探和抵擋這樣的試探所受的痛苦,鑒于祭司的職位就是要處理罪和隨著罪而來的內疚。

“因我們的大祭司并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希伯來書 4:15】由于“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希伯來書 2:17a】,所以耶穌生來也一定具有與所有人一樣的罪性──肉身所固有的亞當的性質,這是我們所經受試探的一個主要根源──以使他有資格作為神與人之間的中保。事實上NIV(新國際版)堭`把希拉文堛滿圾mαρξ”(“肉身”)一詞翻譯成“sinful nature”(“罪性”)。耶穌的肉身是與我們所具有的同樣的肉身。

“律法既因肉體軟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兒子,成為罪身的形狀,作了贖罪祭,在肉體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馬書 8:3-4】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