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 English 中文 GB

希伯來書 6:13-7:10

基督比亞倫更尊榮,之二

相信神的應許

6:13 當初神應許亞伯拉罕的時候,
  因為沒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著起誓的,就指著自己起誓說:

6:14 “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
  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

6:15 這樣,亞伯拉罕既恆久忍耐,就得了所應許的。

6:16 人都是指著比自己大的起誓,
  并且以起誓為實據,了結各樣的爭論。

6:17 照樣,神愿意為那承受應許的人,
  格外顯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
  就起誓為証。

6:18 借這兩件不更改的事,神決不能說謊,
  好叫我們這逃往避難所,
  持定擺在我們前頭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勵。

6:19 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
  又堅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內。

6:20 作先鋒的耶穌,
  既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
【詩篇 110:4】
  就為我們進入幔內。

麥基洗德那樣的祭司

7:1 這麥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
  本是長遠為祭司的。
  他當亞伯拉罕殺敗諸王回來的時候,就迎接他,給他祝福。

7:2 亞伯拉罕也將自己所得來的取十分之一給他。
  他頭一個名翻出來就是仁義王,
  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

7:3 他無父,無母,無族譜,
  無生之始,無命之終,
  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


7:4 你們想一想,
  先祖亞伯拉罕將自己所擄來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給他,
  這人是何等尊貴呢!

7:5 那得祭司職任的利未子孫,
  領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
  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
  雖是從亞伯拉罕身中生的(“身”原文作“腰”),
  還是照例取十分之一。

7:6 獨有麥基洗德,
  不與他們同譜,倒收納亞伯拉罕的十分之一,
  為那蒙應許的亞伯拉罕祝福。

7:7 從來位分大的給位分小的祝福,
  這是駁不倒的理。


7:8 在這埵洶Q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
  但在那埵洶Q分之一的,有為他作見証的說,他是活的。


7:9 并且可說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
  也是借著亞伯拉罕納了十分之一。

7:10 因為麥基洗德迎接亞伯拉罕的時候,
  利未已經在他先祖的身中(“身”原文作“腰”)。


問題討論

第14節 這個應許與我們有什麼關系?
(參見“并且聖經既然預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稱義,就早已傳福音給亞伯拉罕,說:‘萬國都必因你得福。’”加拉太書 3:8
“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加拉太書 3:29
另見加拉太書 3:14-18
神能不能造一個如此之大以至他自己都舉不起來的石頭?
第18節 這兩件不可更改,即使神也不能改變的事是什麼?
第19節 你能把你對進天堂的信念描述成堅固和牢靠的嗎?
為什麼像麥基洗德那樣的大祭司高于像亞倫那樣的大祭司?

注釋

應許和起誓

希伯來書 6:13-18 當初神應許亞伯拉罕的時候,因為沒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著起誓的,就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這樣,亞伯拉罕既恆久忍耐,就得了所應許的。人都是指著比自己大的起誓,并且以起誓為實據,了結各樣的爭論。照樣,神愿意為那承受應許的人,格外顯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為証。借這兩件不更改的事,神決不能說謊,好叫我們這逃往避難所,持定擺在我們前頭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勵。

指著比自己更大的起誓是人的特點,但這并不是說他們應該這樣做。事實上雅各書說:“我的弟兄們,最要緊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著天起誓,也不可指著地起誓,無論何誓都不可起。你們說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免得你們落在審判之下。”【雅各書5:12】耶穌說:“你們又聽見有吩咐古人的話,說:‘不可背誓,所起的誓,總要向主謹守。’只是我告訴你們,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著地起誓,因為地是他的腳凳﹔也不可指著耶路撒冷起誓,因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著你的頭起誓,因為你不能使一根頭發變黑變白了。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于那惡者(或作“是從惡堨X來的”)。”【馬太福音 5:33-37】

然而神不在這個推理之內,因為事實上神的確控制所有的事,所以可以保証他所起的誓得以實現。就是說,人可以相信神所起的誓。“神非人,必不致說謊,也非人子,必不致後悔。他說話豈不照著行呢?他發言豈不要成就呢?”【民數記 23:19】

應許和起誓是兩件不更改的事。它們之所已不更改是因為神是信實的,神決不說謊。這堜珣j調的是我們可以相信神所應許的。要知道神是在以他的名作保。他將實現他所應許的,不只是為承受應許的人的益處,還因他自己的名的原故。


靈魂的錨

希伯來書 6:19-20 我們有這指望,如同靈魂的錨,又堅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內。作先鋒的耶穌,既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就為我們進入幔內。

雖然我們是否能夠滿足神的應許對我們的要求也許有些不確定性,但神將滿足他那一方面的要求是毫無疑問的。雖然我們必須滿足這個應許的條件,但如滿足了這些條件,我們可以完全地相信這個應許將會實現。關于亞伯拉罕的信,經上說:“并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堸_疑惑,反倒因信心堭o堅固,將榮耀歸給神。且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作成﹔”【羅馬書 4:20-21】

幔內指的是殿中幔子後面的部分,起初帳幕是神指示摩西建造的。幔內被稱為至聖所,只有大祭司一年可以進入一次,堶惘閉驩d。它代表神最聖潔的地方。也就是說,這個應許就是接受新約的人將與神和好,神將讓他們進入他最聖潔的地方。

“弟兄們,我們既因耶穌的血,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是借著他給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從幔子經過,這幔子就是他的身體。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并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洒去,身體用清水洗淨了,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也要堅守我們所承認的指望,不至搖動,因為那應許我們的是信實的。”【希伯來書 10:19-23】


麥基洗德的等次

希伯來書 7:1-3 這麥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長遠為祭司的。他當亞伯拉罕殺敗諸王回來的時候,就迎接他,給他祝福。亞伯拉罕也將自己所得來的取十分之一給他。他頭一個名翻出來就是仁義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他無父,無母,無族譜,無生之始,無命之終,乃是與神的兒子相似。

作者在第七章說了基督作祭司的等次,以及這個祭司職位高于按照摩西律法作祭司的利未人。這樣做是因為他是在與猶太人說話,這些猶太人一直在受利未祭司的熏陶。耶穌不是利未人那樣的祭司,的確他沒有資格做利未祭司。因此人們發問如何看待他的祭司職位。

作者用麥基洗德作為一個影子,一個前奏,一個先例來描繪基督的祭司職位。盡管這只是一個影子,就如舊約堛澈雃h影子一樣,只是平面的,但我們仍然能夠從這樣的描繪作出推斷,學到東西。

“麥基洗德”的名字最初指的是一個王。與此不同,利未人作祭司時,以色列的王出自猶大支派,而祭司出自利未支派。因此,按照摩西律法,一個人不能既作祭司又作王。但基督既是我們的王,又是我們的大祭司。同樣,基督也既是仁義王,又是平安王,也就是說,他使我們稱義,同時又使我們與神相和。“耶穌被交給人,是為我們的過犯﹔復活,是為叫我們稱義(或作“耶穌是為我們的過犯交付了,是為我們稱義復活了。”)。我們既因信稱義,就借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與神相和。”【羅馬書 4:25-5:1】

另一件事就是耶穌的祭司職位不取決于他的族譜。這就是作者提到麥基洗德無父,無母的意思。這并不是說他沒有父母,而是說聖經沒有提到他的父親或母親,作者從這個先例推斷出麥基洗德作祭司的等次與他的族譜無關。同樣,因為聖經沒有提到他的死或麥基洗德的祭司職位的終止,從這個先例可以推斷出基督的祭司職位──最佳定冠詞的祭司職位──同樣是沒有終止的。


基督的祭司職位比利未人的更尊貴

希伯來書 7:4-10 你們想一想,先祖亞伯拉罕將自己所擄來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給他,這人是何等尊貴呢!那得祭司職任的利未子孫,領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雖是從亞伯拉罕身中生的(“身”原文作“腰”),還是照例取十分之一獨有麥基洗德,不與他們同譜,倒收納亞伯拉罕的十分之一,為那蒙應許的亞伯拉罕祝福。從來位分大的給位分小的祝福,這是駁不倒的理。

在這埵洶Q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埵洶Q分之一的,有為他作見証的說,他是活的。并且可說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借著亞伯拉罕納了十分之一。因為麥基洗德迎接亞伯拉罕的時候,利未已經在他先祖的身中(“身”原文作“腰”)。

在此我們又一次看到──通過推斷──麥基洗德的祭司職位比利未人的祭司職位更尊貴,因為位分大的,也就是被作者用比喻與基督聯系起來的麥基洗德,為位分小的──在這堿O亞伯拉罕,并且通過推斷還有亞伯拉罕的子孫──祝福。捐贈也同樣。

至于利未在亞伯拉罕的身中,我們必須謹慎不要把太多的讀進文字堨h。只按字面去理解有可能會陷入異端。要看到這一段大多是比喻。麥基洗德只是基督的比喻。有一個稱為靈魂遺傳論(Traducianism)的異端認為靈魂存在于其祖先的身體中。但聖經說:“不可因子殺父,也不可因父殺子。凡被殺的都為本身的罪。”【申命記 24:16】,因此不能把一個人的罪歸到他的後代的身上,每一個人與他的祖先是分開的。靈魂遺傳論是某些關于原罪的錯誤概念的基礎,也是與聖經相悖的種族歧視的基礎。

但這所說的關于利未的事,換一個說法也同樣成立:如果一個人的父親覺得自己必須尊重某個人,那麼他當然也希望他兒子也照樣做。因此麥基洗德,通過比喻──基督──比利未更尊貴。因此利未人的祭司職位不如基督的祭司職位尊貴。“因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間,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提摩太前書 2:5】

還有一點他沒有提到,因為他是在與猶太人說話,就是利未人祭司盡限于猶太人,而基督的祭司職位不但適用于猶太人,也適用于外邦人。事實上甚至可以用麥基洗德的比喻,并注意到在他取十分之一給麥基洗德的時候,亞伯拉罕本人當時也是一個外邦人。正如保羅在加拉太書婸”鴘漕獐芊G并且聖經既然預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稱義,就早已傳福音給亞伯拉罕,說:“萬國都必因你得福。”可見那以信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亞伯拉罕一同得福。凡以行律法為本的,都是被咒詛的,因為經上記著:“凡不常照律法書上所記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詛。”【加拉太書 3:8-10】并且,“你們既屬乎基督,就是亞伯拉罕的後裔,是照著應許承受產業的了。”【加拉太書 3:29】同樣,麥基洗德自己也不是猶太人。因此,麥基洗德的祭司職位所包含的范圍比利未人祭司所包含的范圍更廣。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