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nglish 中文 Big5

希伯来书 6:13-7:10

基督比亚伦更尊荣,之二

相信神的应许

6:13 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
  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说:

6:14 “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
  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

6:15 这样,亚伯拉罕既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

6:16 人都是指着比自己大的起誓,
  并且以起誓为实据,了结各样的争论。

6:17 照样,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
  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
  就起誓为证。

6:18 借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
  好叫我们这逃往避难所,
  持定摆在我们前头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励。

6:19 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
  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

6:20 作先锋的耶稣,
  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远的大祭司,
【诗篇 110:4】
  就为我们进入幔内。

麦基洗德那样的祭司

7:1 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
  本是长远为祭司的。
  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

7:2 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
  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
  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

7:3 他无父,无母,无族谱,
  无生之始,无命之终,
  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


7:4 你们想一想,
  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
  这人是何等尊贵呢!

7:5 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
  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
  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
  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身”原文作“腰”),
  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

7:6 独有麦基洗德,
  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
  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

7:7 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
  这是驳不倒的理。


7:8 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
  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


7:9 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
  也是借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

7:10 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
  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身”原文作“腰”)。


问题讨论

第14节 这个应许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参见“并且圣经既然预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万国都必因你得福。’”加拉太书 3:8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拉太书 3:29
另见加拉太书 3:14-18
神能不能造一个如此之大以至他自己都举不起来的石头?
第18节 这两件不可更改,即使神也不能改变的事是什么?
第19节 你能把你对进天堂的信念描述成坚固和牢靠的吗?
为什么像麦基洗德那样的大祭司高于像亚伦那样的大祭司?

注释

应许和起誓

希伯来书 6:13-18 当初神应许亚伯拉罕的时候,因为没有比自己更大可以指着起誓的,就指着自己起誓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论子孙,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这样,亚伯拉罕既恒久忍耐,就得了所应许的。人都是指着比自己大的起誓,并且以起誓为实据,了结各样的争论。照样,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借这两件不更改的事,神决不能说谎,好叫我们这逃往避难所,持定摆在我们前头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励。

指着比自己更大的起誓是人的特点,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应该这样做。事实上雅各书说:“我的弟兄们,最要紧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无论何誓都不可起。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落在审判之下。”【雅各书5:12】耶稣说:“你们又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背誓,所起的誓,总要向主谨守。’只是我告诉你们,什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或作“是从恶里出来的”)。”【马太福音 5:33-37】

然而神不在这个推理之内,因为事实上神的确控制所有的事,所以可以保证他所起的誓得以实现。就是说,人可以相信神所起的誓。“神非人,必不致说谎,也非人子,必不致后悔。他说话岂不照着行呢?他发言岂不要成就呢?”【民数记 23:19】

应许和起誓是两件不更改的事。它们之所已不更改是因为神是信实的,神决不说谎。这里所强调的是我们可以相信神所应许的。要知道神是在以他的名作保。他将实现他所应许的,不只是为承受应许的人的益处,还因他自己的名的原故。


灵魂的锚

希伯来书 6:19-20 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作先锋的耶稣,既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远的大祭司,就为我们进入幔内。

虽然我们是否能够满足神的应许对我们的要求也许有些不确定性,但神将满足他那一方面的要求是毫无疑问的。虽然我们必须满足这个应许的条件,但如满足了这些条件,我们可以完全地相信这个应许将会实现。关于亚伯拉罕的信,经上说:“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作成;”【罗马书 4:20-21】

幔内指的是殿中幔子后面的部分,起初帐幕是神指示摩西建造的。幔内被称为至圣所,只有大祭司一年可以进入一次,里面有约柜。它代表神最圣洁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应许就是接受新约的人将与神和好,神将让他们进入他最圣洁的地方。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他的身体。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并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也要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不至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希伯来书 10:19-23】


麦基洗德的等次

希伯来书 7:1-3 这麦基洗德就是撒冷王,又是至高神的祭司,本是长远为祭司的。他当亚伯拉罕杀败诸王回来的时候,就迎接他,给他祝福。亚伯拉罕也将自己所得来的取十分之一给他。他头一个名翻出来就是仁义王,他又名撒冷王,就是平安王的意思。他无父,无母,无族谱,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乃是与神的儿子相似。

作者在第七章说了基督作祭司的等次,以及这个祭司职位高于按照摩西律法作祭司的利未人。这样做是因为他是在与犹太人说话,这些犹太人一直在受利未祭司的熏陶。耶稣不是利未人那样的祭司,的确他没有资格做利未祭司。因此人们发问如何看待他的祭司职位。

作者用麦基洗德作为一个影子,一个前奏,一个先例来描绘基督的祭司职位。尽管这只是一个影子,就如旧约里的很多影子一样,只是平面的,但我们仍然能够从这样的描绘作出推断,学到东西。

“麦基洗德”的名字最初指的是一个王。与此不同,利未人作祭司时,以色列的王出自犹大支派,而祭司出自利未支派。因此,按照摩西律法,一个人不能既作祭司又作王。但基督既是我们的王,又是我们的大祭司。同样,基督也既是仁义王,又是平安王,也就是说,他使我们称义,同时又使我们与神相和。“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或作“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罗马书 4:25-5:1】

另一件事就是耶稣的祭司职位不取决于他的族谱。这就是作者提到麦基洗德无父,无母的意思。这并不是说他没有父母,而是说圣经没有提到他的父亲或母亲,作者从这个先例推断出麦基洗德作祭司的等次与他的族谱无关。同样,因为圣经没有提到他的死或麦基洗德的祭司职位的终止,从这个先例可以推断出基督的祭司职位——最佳定冠词的祭司职位——同样是没有终止的。


基督的祭司职位比利未人的更尊贵

希伯来书 7:4-10 你们想一想,先祖亚伯拉罕将自己所掳来上等之物取十分之一给他,这人是何等尊贵呢!那得祭司职任的利未子孙,领命照例向百姓取十分之一,这百姓是自己的弟兄,虽是从亚伯拉罕身中生的(“身”原文作“腰”),还是照例取十分之一独有麦基洗德,不与他们同谱,倒收纳亚伯拉罕的十分之一,为那蒙应许的亚伯拉罕祝福。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

在这里收十分之一的都是必死的人;但在那里收十分之一的,有为他作见证的说,他是活的。并且可说那受十分之一的利未,也是借着亚伯拉罕纳了十分之一。因为麦基洗德迎接亚伯拉罕的时候,利未已经在他先祖的身中(“身”原文作“腰”)。

在此我们又一次看到——通过推断——麦基洗德的祭司职位比利未人的祭司职位更尊贵,因为位分大的,也就是被作者用比喻与基督联系起来的麦基洗德,为位分小的——在这里是亚伯拉罕,并且通过推断还有亚伯拉罕的子孙——祝福。捐赠也同样。

至于利未在亚伯拉罕的身中,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把太多的读进文字里去。只按字面去理解有可能会陷入异端。要看到这一段大多是比喻。麦基洗德只是基督的比喻。有一个称为灵魂遗传论(Traducianism)的异端认为灵魂存在于其祖先的身体中。但圣经说:“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凡被杀的都为本身的罪。”【申命记 24:16】,因此不能把一个人的罪归到他的后代的身上,每一个人与他的祖先是分开的。灵魂遗传论是某些关于原罪的错误概念的基础,也是与圣经相悖的种族歧视的基础。

但这所说的关于利未的事,换一个说法也同样成立:如果一个人的父亲觉得自己必须尊重某个人,那么他当然也希望他儿子也照样做。因此麦基洗德,通过比喻——基督——比利未更尊贵。因此利未人的祭司职位不如基督的祭司职位尊贵。“因为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摩太前书 2:5】

还有一点他没有提到,因为他是在与犹太人说话,就是利未人祭司尽限于犹太人,而基督的祭司职位不但适用于犹太人,也适用于外邦人。事实上甚至可以用麦基洗德的比喻,并注意到在他取十分之一给麦基洗德的时候,亚伯拉罕本人当时也是一个外邦人。正如保罗在加拉太书里说到的那样:并且圣经既然预先看明,神要叫外邦人因信称义,就早已传福音给亚伯拉罕,说:“万国都必因你得福。”可见那以信为本的人和有信心的亚伯拉罕一同得福。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因为经上记着:“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加拉太书 3:8-10】并且,“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拉太书 3:29】同样,麦基洗德自己也不是犹太人。因此,麦基洗德的祭司职位所包含的范围比利未人祭司所包含的范围更广。


Jul 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