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English 中文 Big5

迷失的羊

马太福音18:12-14路加福音15:3-7
路加福音15:3-7   耶稣就用比喻说:
“你们中间谁有一百只羊失去一只,不把这九十九只撇在旷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呢?找着了,就欢欢喜喜地扛在肩上,回到家里,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我失去的羊已经找着了,你们和我一同欢喜吧。’我告诉你们: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


问题讨论

谁是失去的羊?
为什么他要去找失去的羊?
羊是怎么回来的?
耶稣只是把他们领回来吗?
羊为回到羊群付出了多少努力?


注释

谁是失去的羊?

路加福音第15章里有三个具有共同主题的寓言:失去的羊,失落的钱币,浪子。但失去的羊,失落的钱币,浪子指的是谁呢?他指的也许是以色列家迷失的羊。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马太福音15:24 还有彼得前书2:25 “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得前书的一开始表明,彼得前书是一封写给犹太基督徒的书信。

以色列人分为两种,如保罗在加拉太书中写到的那样——一种是应许的后裔,一种是肉身的后裔。这两种人的例子有以撒和以实玛利,雅各和以扫。基督徒也如此分为真正的和唯名的信徒。

虽然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可被称作羊——就如以撒和以实玛利都被称为亚伯拉罕的后裔一样,但只有那些在圈中听了而且服从的才可算作是应许的后裔,至于别的,耶稣说:“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 约翰福音10:26由此我们看到,在圈里是他的羊先于信基督。因为这种羊已经按主在旧约里被显示的那样信了他——就像亚伯拉罕那样。这种人在听到福音之前就在羊群里了,他们已经像亚伯拉罕那样称义。当听到他们的弥赛亚说话的时候,他们就自然地认出他的声音,信了他。这并不意味着别的羊将来就不能得救。我毫不怀疑使徒保罗在他的转化之前就是这样一个被耶稣称作不属他的羊的法利赛人。他曾是一只失去的羊,但后来得到了救赎。

我想这些圈里的羊甚至可能还包括外邦人里的信徒,比如使徒行传10里的哥尼流。耶稣说:“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约翰福音10:16“这圈”指的可能是以色列,而另外的羊指的可能是这样的外邦人:他们虽然不知到基督本身,但尽管是外邦人,信以色列的神,因而像亚伯拉罕那样称义。(见罗马书4:9-11

主题之一:永恒的保障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他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约翰福音10:27-29
那些属基督的就有永恒的保障。可是如果他们迷路走远了呢?一般说来,当他们听到他的声音时就会跟随他。这是他的羊的特征,尽管他们有时会在某种程度上走失,他们总会回来的。“因为义人虽七次跌倒,仍必兴起。”箴言24:16但我想他们不会走得如此之远以致失去。我不认为失去的羊代表已得救赎但走失了的以色列人,而是未得救赎的以色列人,他们的特点就是没有听,并容易走远,不与已得救赎羊群认同。

这些人就像如今唯名的基督徒一样,他们的行为与神的儿女不相称。俗语说得真不错:“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这话在他们身上正合式。 彼得后书2:22而就那些由神生的,从生活方式的意义上,约翰写到:凡从神生的就不犯罪,因神的道(原文作“种”)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从此就显出谁是神的儿女,谁是魔鬼的儿女:凡不行义的就不属神,不爱弟兄的也是如此。”约翰一书3:9,10

我由此推论,牧羊人未必一定能找到失去的羊。可是一但找到,失去的羊就有了永恒的保障。失去的羊自己需要为回到羊群作出什么努力呢?一点也不需要。因为当他被找到之后,牧羊人不单单是把羊领回来,而是把羊扛回来。牧羊人不是告诉羊怎么回来,给羊留下张地图,然后说:“祝你好运,你自己摸着回家把。”他甚至不管羊自己的意愿是不是想回来。事实上,他是把羊抱起来扛在肩上,强迫羊回去的。直到回到羊群里,那曾经失去的羊没有自己走一步。失去的羊似乎没有为悔改付出任何努力。而牧羊人为把羊带回来做了所有的工。

我们不需要为我们的拯救做工。那是白白给我们的。我们做工是把我们的救赎付诸应用,比如悔改的工。但其实是神在做工。我们基本上是在被动地与神合作。但看上去好像我们是在主动地这么做。对于那些被找到的,神与我们所做的悔改的工不可避免地会使我们改变生活方式,使之与神的儿女相符。虽然根据麦子与稗子的寓言,开始很难看出谁是已经被赎的。但当他们成熟之后,就很容易从他们所结的果看出,这也是不可避免的。

主题之二:个人的价值

机构化的哲学注重人数多少,以致于降低了个人的价值。牧师们也许会为他们教会的人数而喜乐,但很少想到那偏离真道的。事实上只有很少的这种“属灵领袖”甚至知道他们的羊群的状况,他们用纯粹的演讲方式讲道,不容任何反馈。人们去教会,听讲,然后回家,与牧师以及互相之间交流甚少。

但好牧人知道他的羊。他化时间精力去领着他们,甚至是个别地。耶稣所呈现的传道模式就是亲自去个别地带门徒。是的,他曾给众人讲道,但他特别地带了十二个门徒。他这么做,没有修筑一幢建筑。现在有谁像耶稣那样带门徒呢?机构化教会的目的本来是为传道提供方便,但它们本身竟成了目的。它们变成像公司企业一样的实体,那些不符合其项目的往往被忽视。在这种企业里,花在寻找失去的羊上的力气往往很少。

但注意耶稣是如何传福音的。甚至在众人的拥挤之中,他都耐心地花时间在个人身上。记得那个患血漏的女人,杂在众人中间,摸耶稣的衣裳。耶稣感觉到了,但门徒对他说:

“你看众人拥挤你,还说‘谁摸我’吗?”耶稣周围观看,要见作这事的女人。 马可福音5:31,32
还有撒该,一个被看作罪人的人。经上记着:
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路加福音19:3-5
事实上,越是那些被看不起、被忽视的,耶稣越是关心。

主题之三:救失去的羊的优先性

“健康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马可福音2:17
由于我们所固有的罪性,我们会有意或无意地以为神只关心那些已经被赎的,而不管别的任何人。许多世纪以来,这种自私的哲学妨碍了传道的工作。的确,在历史上曾有一些神学观点,其唯一目的似乎就是要为“被捡选的”找借口,不去关心那些失去的,不以任何方式参与他们的救赎。

基督徒里有许多人不求事奉而求被事奉。就连保罗也有类似的经历,比如他给提摩太所写到: “因为我没有别人与我同心,实在挂念你们的事。别人都求自己的事,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立比书2:20,21而牧师们也乐意顺从,培养出一些只坐椅子的人。

事实上可见教会本身已经成了失去的羊的场所。甚至不用到可见教会外面就可传福音。在可见教会之内就有许多需要得救的,因为他们只是唯名的基督徒。可是如果你想救这些失去的羊,根据我的经验,你常常会遇到教会里其它人的敌意,特别是机构化的领袖,他们似乎是在扮演狼的角色,认为你是想办法把他们的食物偷偷地拿走。


Rap

Suppose you owned a hundred sheep
And one wandered away when you fell asleep
Wouldn't you leave the rest to find
The one that left. Aren't you inclined
To seek the one that you own
Though you must leave the rest alone
And when you find the sheep off track
What would you do to get him back?
Would you simply hand him a map?
Or perhaps you might try and give him a slap.
No, you would lift him right off his feet
And carry him home all the way down the street.
Rejoicing all the way you go.
Just as God's angels do, you know.
For there is more rejoicing over one who repents
Than over those who simply stayed in the fence


Jul 29,2015